當年明月如何評價海瑞

海瑞在明史中算是個響噹噹的人物。夠清廉,也夠剛直。當年明日在《明朝那些事兒.第伍部.帝國飄搖》(中國友誼出版公司,2009年日1 月1版2刷)中有不少描寫,夠活現,但略嫌不夠全面。尤其在總評這個人物時,更有點雜亂。

當年明月不諱言「如何評價這位傳奇人物,實在是一個難題,對的說了,不對的也說了,現在要搞個總結,實在談何容易」。可他卻套用了錢鍾書在《圍城》中借他人之口來評價主人公方鴻漸的話﹕「你是個好人,卻並無用處。」用以評價海瑞﹕

我想,這句話也同樣適用於海瑞。

在黑暗之中的海瑞,是一個無助的迷路者。(頁188—9)

有認為海瑞一生受母親的管教影響太深,以致性格給人怪模怪樣的感覺(可參考百度百科「海瑞」條 )。但他真的是「迷路者」嗎?由種種行狀看來,他很清楚知道自己的路向,更一以貫之。他向皇帝上疏時早已備了棺材,入獄之後無悔,出獄之後、遭罷免之後復職亦無改轍,都在在顯示他不但清楚自己的路向,且立場堅定,至死方休。

真的,要評價這樣一個人,很不容易,實無必要有一個簡短的所謂總結。當年明月也說了﹕「人民,只有人民,能公正地評價一個人。」(頁188)就看看他如何寫人民對海瑞以行動來作的「評價」﹕

聽說海瑞的死訊後,南京城出現了一幕前所未見的場景,男女老幼無論見過海瑞與否,都在家自發為他守孝,號啕一哭。出殯的時候,據說為他送葬的人排了上百里,整整一日,無人離去。(頁188)

能受人如此愛戴,當不會是浪得虛名的「並無用處」之人罷。由此看來,當年明月不是要求過高,要求歷史「名人」都該有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大作為,就是將所謂「用處」放得太大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