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知道自己不能病。對,不想病不能病。我一直以來都不敢說,小病是福;何況是不小的病,尤其是稍重的病;更不敢想像什麼大病了。自己的「病歷」,小病不算多,比較起來,可以說有過大病,最「經典」一次,出自醫生之口,不即時做手術的話,恐怕會沒命再耽下去。不過,相比一般認為算不了大病的病,我覺得那次「大病」似乎算不了太嚴重。可能只是事過境遷,多重多大的病,到底捱過了好起來了,就沒什麼了。

最近的一次「小病」,不過是感冒喉痛而已,怎說也不好用「中」其而是「大」或「重」來形容。不過,過程之「慘痛」,卻又難言是小病。這次病,可說破了幾個紀錄。第一個紀錄,是我以較「快」的速度去找醫生。不是因為「區區」的感冒,而是喉嚨痛。難以忍受,雖未至到了極限,「竟然」就去找醫生。可惜的是,為了「方便」可以即時回到工作的地方,找的醫生但求在工作地點附近,竟成為「鑄成大錯」的一著。藥出奇的多,但針對最嚴重的喉痛,卻處以最少最輕的藥。結果是,吃了差不多兩天的藥,感冒喉痛固然沒怎麼好起來,卻換來鼻血直流,差不多半小時才能止住。

第二天不得不去看中醫。共六劑藥,情知第一天要吃兩劑。第二天果然稍見收效。醫生本來給了我三天病假,為了不想太影工作流程,我只放了一天。我不敢說果然放足三假休息,對病情會否更有幫助。但無疑的是,六劑藥吃下來,病情可說大致壓住了,只是喉嚨痛卻未能完全止住。本來應該再看一次中醫,一來中醫館實在太遠了點,藥費也太高,於是再選了之前看過的西醫。兩天藥,再好一點,但依然未能完全康復。再看一次,也只好「屈服」,要吃抗生素。

再來三天,前後差不多兩個星期,才覺有點人生樂趣。不過,再過了一個星期,依然覺得身體虛弱。整個過程,時間之長,算是破了另一紀錄。

還有一個紀錄,是醫療費。可以拿回的很少很少。真是「痛」入心。

真的很怕,很怕再病起來。有點說廢話吧,誰想病誰愛病,更遑論「享受」病。我不會「分享」我的患病和康復過程。我只能希望,能少病,身體健康,成真,已是人生一大福份。

「疒」這個字

《漢語大字典》(四川辭書出版社,1992,頁)

《漢語大字典》(四川辭書出版社,1992,頁2659)

疒,固然是部首,我們慣說「病字部」,其實粵音是nik6,拼音是nè;也是個獨立的字,但無論音義都鮮為人知,早已成生僻字或老朽得難以獨撐大樑。《說文》「疒部」的字不算多,都懂的話,也算博洽了。

百度百科有「」這個條目,解釋不算全面,倒也說出一個不少人點頭稱是的嚇人「事實」﹕

疒,倚靠。人有疾病,像靠著、挨著的樣子。所有與「疒」相關的字,都採用「疒」作邊旁。

看看《漢語大字典》(四川辭書出版社,1992)即知如此解釋不夠全面。稍查一下「疒字部」的字,就算小字典如《中華新字典》,也知「疒部」的字不全是「有病」的。別的不說,「痊」和「癒」都是病好了,當然受病人愛戴。不過,通行的癒,雖有心,也作瘉,其實也解作病,所以有人愛寫成相通的「愈」字,據知金庸就是捨「癒」取「愈」的。

說病好,也可用「瘳」。看「痊」的解釋,就是「病瘳也」。這個字粵音是「抽」,拼音為 chōu,一個不小心,可能念作「廖」,但今時今日,讀「抽」念「廖」,相信聽的甚而讀的都會不知所云。

其實,有一個可與「病痛」相關的字,可能在日常生活中更受歡迎。對,是「」字,《中華新字典》釋作刺激或創傷而起的難受感覺,也可以是喜愛、愛惜。拼音是téng,粵音是「騰」,可能有人會讀作「痛」。疼痛不好,肚子疼誰也不想,成為他人最疼的人,當然最好不過。不過,我很少用這個字。頭痛叫「頭騰」,引來的可能不是關懷,而是,喔,訕笑;肚子痛就是痛,也不會叫疼。慣了說「痛惜」或「痛錫」,你最疼的就算是我,字正腔圓,我懂,旁人也不知。

用字,跟地域有關,有時也與人的習性或語感相關,難言好壞優劣。

既然說「疒」,就多說幾個與「疒」相關的字。「」是否比「啞」更好,不好說,但台灣名詩人詩名「弦」用「」不用「啞」,我覺得「無可替代」;果然是詩人。

另一個字是「」,也可寫作「痾」。都是「病」。近日一件鬧得滿城風雨的「中」「港」矛盾,就是「屙」事。什麼是「屙」?就是「排泄大便」。一直以來,我慣用「屙」,認為「」是病;卻原來,「」也通「屙」。看《漢語大字典》所舉蘇軾詩和《儒林外史》例子,實在有點氣結。

不作詳細「考據」,只想說,「名作家」就不會寫錯字嗎。更何況「後世」看到的,可能是「手抄」或刻字者之誤,若以此為據,錯也當成可以接受,未免「不化」了。

追源,無妨,但無毋須「泥古」;更何況所謂的「古」,其實也多的是「虛」古「偽」古,太「執著」,徒然逆世,未必有益,更有害。

病2病3病4 病5病6病7病8病9

冰箱.藥箱

家中這個那個接連都病了,都看中醫,都由醫館熬好藥用現代化藥袋封好,每天一次吃藥時放進熱中泡熱倒進碗中杯中,即可飲用,可說非常方便。

四包五包,只是一人份量,也沒什麼;但兩個人接連拿回來五包,不是壓縮藥粉藥丸甚而藥水,而像充了水似的冰墊都放進雪櫃即冰箱,所佔位置著實不小。

我說笑,不如我也去看看中醫,再拿來四五包藥,整個冰箱就可即時改作藥箱了。

其實這幾天我確實是有點或很有點不舒服,只是不想找醫生而已。我的「病況」,比家中其他人都輕不了多少,只是我老是不「愛」看醫生;以往真要「面對」醫生時,每每病情「告急」至很「大劑」。

或許這次又會「衰多口」,好不好學人講句「託賴」或 Touch wood 呢。

「開口中」的話,不如讓我中一次六合彩起碼二獎啦,陰功。

只因病了

試權充一下五毛黨成員,回答這篇〈為了世界第一〉網文所提的問題。

如題目所說,答案簡單得很,只因為病了。其實問題也很複雜。

將中國目今事事「追求」世界第一的心態,縮小來看看身邊的人,就不難明白,這是一種病態。對,可能由自卑由一直受壓抑而演變成暴發的自大。或可簡而言之,是患了精神病。

就是了。精神病。先不用太緊張太恐慌。精神病也不過是病,與感冒一樣,是病的一種。感冒可以好起來,也會沉至死。

說簡單可以很簡單,說複雜也是很複雜。不知有病,一任病情惡化,由淺入深,問題就大了。

知道有病,不承認,或不去醫治,病情也可能會惡化。也可大可小。

知道有病而自醫或延醫治理,大有病好的一天;起碼不致惡化,或令病情減輕。於己有益,於人減害。

中國,近百年,一病再病,多是「生理」病,損耗了不少元氣,算是治好了一些。現在,另出狀況,大概精神病發了。這大概是某些人所認為的必經陣痛。起碼先要知道是病了就好。

旁觀者或知道有病,或不明所以,不是嘆息,就是訕笑,對病人都沒有好處。試以身邊人的處境來看待,或許會好過點,對病人也有好處。

五反五反,大躍進再來文革,都是一場場的病,算是逐一治好了,元氣多少恢復了一些。現在又演變成另一種病。我還是會抱著希望,一如既往。

不緊張嗎。不痛心嗎。不嘆息不「罵」嗎。怎會呢。尤其病人似乎不覺有病,又怎會不緊不痛心不嘆息不罵呢。

不知憑這篇可否入職五毛黨呢。

喉嚨痛

這幾天身體大概又出毛病了。

這次代課,節數不太多,幾班學生大致較安靜,毋須太用力氣維持課室秩序。容或如此,一天下來,竟也喉乾舌燥。再過一天,喉嚨就痛起來。未致開不了聲,但要高聲說話,多少有點困難。

想起去年那次,不單弄致喉嚨痛,更連鼻腔都嚴重發炎,忽然狂流鼻血,直有猛噴之勢。未致血流不止,倒也流了差不多一個小時。這是從未有過的事。

這次喉痛,多少跟身體狀況不佳有關。其實早已更懂得保養聲帶的了,奈何身體一弱下來,就百病易生,只趁哪個部位最弱,就在那裡鑽空子進攻,從而爆發。喉嚨痛起來,自然更易感冒。

沒法,要好好休息了。這篇網文,也只能馬虎一點了。

病.死

注意﹕本文略帶沉重,大概只有負能量;當然最希望能被體味出正能量來。情緒易受影響者,閱讀時請小心。

都說小病是福。什麼是小病呢。普通的傷風感冒算嗎。一般的頭痛頭暈是嗎。

這些,我都覺不是大病,但患上了我都不覺得是福。

總之,一句話,有病就不是福,管它小病大病。有人覺得是福,我不愛享。

日前,家人接到一個令人不快的電話。是一個親戚的喪禮日期。

年紀說是不輕,聽到還是不無意外。尤其初步知道是「無病無痛」而死。

之後稍知詳情。還是說沒有病。但覆述時神色凝重。我馬上猜到是怎麼離開的了。

一直都沒聽說過是什麼原因。總不成家庭有些什麼不和之類吧。或許有人認為是一時想不開,要是當時有人在身邊,就可以避免之類。

其實已「潛伏」了好一段日子,看醫生,到教會參加崇拜,而且已決志。

聽說是開始時忽然間的事,常常想到要死說要死。有很多放不下的事似的,不時催促家人辦理這些事那些事之類。

看了精神科醫生,也有吃藥。最近情況似乎有好轉。

忽然有一天,一個人在家,就在家門外的走廊一躍而下。

太太兒子都一時接受不來,需要輔導。

我好像在某天的報紙新聞看過類似的事件,只是粗略看過;也不知是也不是。沒再細問。

只是奇怪,怎麼還要說成是「沒病沒痛」的呢。

都說一直在看醫生,一直在吃藥。偏就認為,這不是一般說的病,例如……,所以不說是因為病。

只能說,一天不將這種病看成是病,認為「行得走得食得」,就是「無病無痛」,只要開心點,不要太執著,看開些,睇開,就可以沒事,就不算有病,那就一日都不能令患上這種病的人得到「公平」的對待,要好,自然更難。

或說,不是找醫生醫治了嗎,不是已吃藥了嗎,不是盡可能隨傳隨到了嗎。還可以怎樣。

老實說,我就碰過用不同處理方法的醫生。教育有所謂「因材施教」,籠統而言,醫病也該要「因人因病而治」吧。

有人受不得「硬」,你醫好的人,用的都是「硬功」,不就一定可以醫好「受軟唔受硬」的人。

另外,身邊的人,尤其親人,也要明白,也要學習。不要以為,像很多其他病那樣,交給了醫生就萬事大吉,不用多加理會。

是,看不到的病,連醫生也很靠「望」「問」,有時病人也不知自己的情況,或是很懂得「避重就輕」,不懂或不想「盡訴心中情」,又沒有儀器「照」出受傷受損的「心」的「腦」的「神經」。要是身邊的人不知不懂不想「觀察入微」,「細心體會」,那又如何配合醫治呢。

對,很痛苦的事。真的沒病沒痛的家人親人身邊人友人,很多時都不知如何幫得上忙,只能陪著找醫生看醫生,再加聆聽聆聽再聆聽外加「開解」,可能落得的是乾著急。

知道是病,跟其他「看得見」的病一樣,會令患者受苦,會摧患者的身心,以同等心態對待,對患者已是難得的做法了。

千萬不要以為患者不想開心點,不想看開一點,不想開放一點。我們大概不會要求一個弄斷了手的人未復原即去舉重,斷了腳筋的人去跑步;不即時去舉重跑步就是逃避,有意無意地說,只要努力試著去舉重去跑步,就可以復原。「看開點啦」,跟「多跑一些」啦,以為可以令患者(快點)好過來,同樣是令患者受傷害的做法。

有時,作出的做法是「受控」,因而覺得似是「失控」。因為有些「力量」是看不見的,只有患者才感受到。不能不用「情何以堪」來形容。

什麼病都是病,患上,都不是福。

也不知今天老闆娘的話是真是假。多少有點動聽的。

我問她怎麼最近沒找我。她說因為有點怕。

她先問我是否做過身體檢查。她再第一眼看到我,就覺得我一下子瘦得太「現形」了,也不知我出了什麼問題。

我說都按醫生的指示做過好幾個檢查了,都沒有什麼大礙似的。當然,醫生提議我再瘦下去就找其他科的醫生,再做一些別的檢查。左排期右等待,我真是怕煩多於一切。

然後她就說,我兩次入醫院大修,都碰巧在她那裡工作的幾天期間。她實在有點怕,不知再找我幫忙下去,我跟著會出什麼事。言下之意,她有點擔當不起。

哈哈。我只能這樣回答而已。

想起來,她這間小機構也真多事。資金方面已經麻煩多多,工作過的人,包括她在內,都有過說小不小的問題。進過醫院動手術的就不止我一人。

更令各人傷心不已的是,還有一位已離開了。雖然不能說是到了那裡才出問題,但總之各人在那裡都不是太太平平的。

她也是懂得乩算的人,也另外找人看過風水並測算過些什麼的,似乎都認為不太安穩的。我有事,我當然情知是自己的事,不會將這筆賬也算在他們那裡,卻似乎不易消除她的那重懸想。

既然她沒必要說一番如此令我「動容」的話,而她對我提議的東西,一向算是尊重的,我也就走著瞧吧。

如果她的擔心是真的,我也該好好保養一下自己,免得令人操不必要的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