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還是扚起心肝好

《廣州方言詞典》

《廣州方言詞典》

「的起心肝」,指決心或發奮並且努力去做某事,我一向慣用「的」字,卻原來,有一個字既同音又意義貼切,即「扚」。「表態」該用哪個字前,不如先說「扚」這個字。

我愛查字典,但在一般通用的如《中華新字典》《商務新字典》《朗文中文新詞典》《現代漢語詞典》等字典詞書中,都找不到「扚」這個字,連《辭源》、《國語活用辭典》,甚而網上辭典如《國語辭典》和《萌典》都找不到,說這個字是非常用字該無不可。當然,百度百科百度漢語都輕易找到,更不用說《漢語大字典》了;這個字,無論讀音和解釋,竟有四個,有「的」(dik)音而又有拉、引和掐意的,大概就是成為「扚起心肝」有決意、用心的「正字」由來吧。

%e6%89%9a%e8%b5%b7%e5%bf%83%e8%82%9d1a

《漢語大字典》

《漢語大字典》

好了,要回到「的起心肝」或「的起心肝」這個粵語用詞了。如上所說,我一如「很多人」,都慣用「的」;就算查《簡明香港方言詞典》和《廣州話俗語詞典》,都是用「的」而非「扚」,不過,更「學術」的《廣州方言詞典》卻用「扚」。要我「判斷」,也不能不先再說,「寫」粵語真的不易,說是有音沒字,當然武斷,但很多字又確是難以找到合用或合適的字。就算好些字,字義對了,字音卻似又不合,「熱門」如「尐」,我只能捨而用「啲」(可參考〈「尐」係乜字〉)。至於有給意的「畀」,無論音義,都比「俾」好,但「約定俗成」下,要用「俾」,我也不反對;但要用「比」,音雖同,但義卻難以接受,我只能反對(可參考〈畀俾比.使駛洗〉

回到「的起心肝」,要我選,我覺得用「扚」較好。不過,要「一般人」「扚起心肝」捨「的」用「扚」,除非有一股很強的力量,非要用「扚」不可,否則,一直「的起心肝」的人,由他好了;但要「扚起心肝」的,也不要說什麼「矯枉過正」甚而罵其為錯。

《簡明香港方言詞典》

《簡明香港方言詞典》

《廣州話俗語詞典》

《廣州話俗語詞典》

的起心肝

如果有人將村上春樹的《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列為勵志書,我一定不會看。

一直以來,對名人傳記、心靈雞湯、如何致富、五分鐘如何如何之類的書敬而遠之。若問,我是否看過這類書,我不會完全否認。我不喜歡看,但我還是想知道這類書是怎樣的,所以會找一本兩本來看,以示我說話之「公正」,也是對自己公正公平些。我寫過書介,會盡量避免介紹這類書,算是對讀者有個交代。

回頭再說村上這本書,似乎沒有人提過是勵志類的書,或有提過我沒看過;幸好如此。不過,我邊看邊有種感覺,可能有某些愛找勵志書的媒體話事人太忙了,走漏了這本。幸好如此。

村上說過,這本書有點像自傳。我覺得可以算得上是。村上無論有多喜歡跑步,但他始終認為自己是小說家多於跑者,所以他的心志到底是專於小說;跑步嘛,主要還是因為要鍛煉好身體,令自己可以有很好的身心狀態來寫小說。這是因為他有見於好些(很多?)作家因為身體不濟而到後期未能再好好寫下去。

如果我們相信村上所寫的,他對自己的「副業」跑馬拉松、鐵人三項賽,都沒有等閒視之的。他勤於練習,也不疏於參賽。練習,可以強身,才可以參賽;參賽可以知道自己的「實力」,得獎與否,不是他最主要的考慮。

全書其實看到很多「苦」字,甚至出現了他形容為的「跑者的憂鬱」。寫小說不用說了,跑呀跑,在他筆下,有時會給人「何苦來哉」的感覺。苦又如何?村上沒諱言「苦」處,但讓人看到更多的是他的堅毅。口講要做什麼什麼很易,找藉口其實更易。村上示範的,不是找藉口逃避,而是迎向艱難。

不要勉強,找適合自己的,找自己喜歡的,這就做去;沒有不勞而獲的,不要找藉口,要找,就找改正錯誤的方法。這些,我用幾句話說來,大概是很多勵志書都不缺的。有些,村上直說,更多是一次又一次見諸行動的生活體驗。寫成文字,竟多的是淡淡然的。就是這種淡淡然,我就此受到啟發,興起了「的起心肝」好好去解決不少懸著的大結小結。

村上,就是村上。哈,我其實不是村上迷,只看過他幾本小說而已。談他說他,很多地方可能流於粗疏甚或武斷。不能否認,他的書很合我口味,也就成了我的勵志書。真有點玄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