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則

準則2準則3同日《明報》樓上樓下兩篇專欄文章,都借同一事件談台灣的「表現」。一大彈一大讚,分別之大,大可供作思考看事論事的所謂準則,究竟是否有準則可言。

2103年5月19 日《明報》

2103年5月19 日《明報》

馬家輝和余若薇都非我等泛泛之輩,所定準則只是隨時想到什麼說什的隨口,影響也有限,也就沒什麼。他們可不是啊,不說別處,單是香港,就不無影響力。

馬家輝的結論是,「此番鬥爭,台灣丟盡面子」,更說,「漁民命賤,小馬無能。馬英九恐將連累國民黨往後八年都沒法執政。」「罪名」不小啊!

往樓下一看,余若薇「竟」說,「台灣 65 歲漁民洪石成作業期間,遭菲律賓海岸警衛亂槍殺死。治灣總統馬英九立即探望死者家屬,發出 72 小時通牒,要求菲律賓政府道歉賠償,又宣布一連串制裁。」這都是事實,但馬家輝有「後話」﹕「對方沒有回應,唯有灰頭土臉地再通融一小時,對方仍是沒有回應,即使有回應亦是反反覆覆,毫不認真。」理由是什麼,香港小馬哥都說了。所以他說台灣「小馬無能」。

台灣小馬是否無能呢。在余若薇看來,當然不是。香港小馬看台灣小馬不順眼,吃他的醋,所以說台灣小馬無能嗎?我認為不是沒有可能,只是可能性很低很低。至於余若薇之幾乎有讚無彈,我倒看出「別有懷抱」﹕

有一段時期,香港人對台灣政界風氣沒有多大好感,認為掟蕉搶咪是台灣傳來的政治歪風,但這次漁民被殺事件,台灣人民示範如何萬眾一心,授權政府示強,台灣政府亦示範了民主選舉制度與政黨輪替,執政者必須向人民負責,心民遭外國欺侮,政府會代為出頭討回公道。政府與心民的互動互信,兩者不可或缺。

什麼民主選舉制度什麼政黨輪替,「執政者必須向人民負責」,沒錯,但已是老掉了牙的話了。台灣這次事件可以作示範嗎。馬家輝說,「小馬無能」,又選錯了人啊。

這中間,究竟評論者的識見出了問題,以致事件本身就難有相同的「評價」,還是「評價」本身就沒有準則,純屬「各取所需」,於是反過來影響了事件本身的評價。

評論之難,或者說,看事難有有固定準則,這兩篇文章就是很好的示範。

廣告

什麼都有可能發生

看完了《不朽》。

這是部插曲很多的小說,或者說,有很多碎片。有主題,似乎沒有重心人物;歌德竟也佔了不少篇幅。或許阿涅絲算是關鍵人物。她死了,會讓我們心有戚戚焉。

有幾個插曲似乎毫不相關,但一下子就歸結到阿涅絲身上。將她視為這本小說的中心人物也未嘗不可。

這部小說給我最大的啟示是,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發生的。歌德可以跟海明威走在一起對話,連米蘭.昆德拉都跟自己創造的小說人物握手。其他的生死聚合,又有什麼不可能呢。也只有如此相信,才可將這樣一部小說變得完整可信。

世態人情經歷多,自會了然世事往往沒有所謂荒謬不荒謬。於是,小說也就可以怎樣寫就怎樣寫了。

寫得怎樣才重要。米蘭.昆德拉給我們示範了。

只能心領神會。

又要跟米蘭.昆德拉暫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