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明車馬

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常借鬼神來談倫理說道德,有些結論看似有商榷餘地,其實已有定論,無非讓人三思「回味」而已;斬釘截鐵毫不滑頭而明言主旨的,如以下一則,也所在多有。

乾隆庚子,京師楊梅竹斜街火,所燬殆百楹。有破屋巋然獨存,四面頹垣,齊如界畫,乃寡媳守病姑不去也。此所謂孝弟之至,通於神明。

或許確曾發生過這麼一件「奇」事,但今人視之,可能覺得結論太迂腐兼封建落後;另一異曲同工的說法是「精誠所至,金石為開」。這些思想,在中國民間一直起著潛移默化的作用。有人或許認為不無積極的教化意義。

其實,社會化就是這麼一回事。

廣告

社會化.成語

為了方便討論,先抄下社會化的釋義,以下來自維基百科

社會化(英語:Socialization)是一個廣泛應用於社會學、社會心理學、人類學、政治學與教育學範疇的名詞,意指人類學習、繼承各種社會規範、傳統、意識形態等周遭的社會文化元素,並逐漸適應於其中的過程。對個人來說,社會化是學習同時扮演社會上不同的角色的過程。個人社會化會受到地區文化的影響,因個人的成長背景,社會化的過程、內容也會隨之改變。

促進社會化的社會組織包括:學校、青少年中心、教堂等社交場合。協助社會化的媒體包括:雜誌、電影、電視等。因為它們傳播著一些大路的文化價值。

百度百科較簡單﹕

社會化就是由自然人到社會人的轉變過程,每個人必須經過社會化才能使外在於自己的社會行為規範、準則內化為自己的行為標準,這是社會交往的基礎,並且社會化是人類特有的行為,是只有在人類社會中才能實現的。

再先看看陶淵明那首《歸園田居.少無適俗韻》詩。「少無適俗韻」,沒問題,但「誤落塵網中」,三十年仍「戀舊」,覺得在「塵網中」有如「久在樊籠裡」,回去,才是「復得返自然」,可說是未能完全社會化的明顯例子。

陶淵明不為五斗米折腰,不接受主流官場文化,可抗拒主流社會化,或因有田園可歸,算是有「靠山」,仍可「特立獨行」。看看明朝的海瑞,堅持做清廉的官,行為更獨特,不隨俗、不和眾,生前已妻離子散,死後能不蕭條。

我行我素,即不受外界影響,仍然依照自己的心意行事,大概也需要有一些「本錢」才可以吧。否則,徒然耍性格,與人「格格不入」,難以融入群體甚或社會,痛不痛苦,也是人生的一大考驗。

比格格不入更不堪的,大概是「水火不容」,看看年來的所謂「中港矛盾」,差堪到了針鋒相對、不能相容的地步,離水火不容還遠嗎。

水乳交融、如膠似漆地融為一體,當然不容易,但知道有社會化這回事,明白「個人社會化會受到地區文化的影響,因個人的成長背景,社會化的過程、內容也會隨之改變」,遇到某些來自不同社會背景的人,行為與己不同,有牴觸有扞格,試著體諒一下,紛爭或可減少。

人格形成與社會化

社會學是新生學科。這是社會學教科書免不了要說的「謙詞」。若說這是「巧立名目」而來的學科,於情於理可以說得過去,大概不會引來臭罵。能獨立成科,固然有此需要,因為藉此而有不少清晰的研究課題,讓人讀來更清楚易明,說得上有益世道人心,有何不好。

單是「社會化」,就足以令人好好細味再三。我們愛說「人格」什麼的,但人格如何形成,有多少「先天」成份,本來是心理學的範疇;「實際」一點,誰能完全脫離「社會」而自顧自生活呢。就算只與另一人共同生活,就難免要收起一些「個性」;十足的「自然人」能否立足社會中,社會學研究已有「定論」。我相信。

百度一下,得〈人格形成中的社會化〉,有言簡意賅的說明,就是令我相信的主因﹕

社會化指個體的觀念及行為納入到社會規範的過程。換言之是使自然的人成為社會的人,成為社會中的一個成員。按照社會的要求確定自己的角色行為。沒有 社會化這個階段,不可能形成真正的人格。社會化的形式常常以各種禁忌和贊許的方式出現。社會要求其成員接受相應的文化、風俗和習慣;遵從一定的價值觀、道 德觀;遵守各種規章、制度、紀律和法律。當一個人從小到大接受了父母的養育、家庭的薰陶、學校的教育、經歷了各種直接和間接的獎懲,社會文化就已潛移默化 地滲透到他的觀念和行為之中,其人格也就必然與社會需求緊密聯繫起來了醫學教育`網搜集整理。

人的健康包含心理的健康,而人格是心理的核心內容。因此健全的人格與健康的關係密切。人格障礙本身就是一種嚴重的心理問題,一些不健康的人格特質還會引起其他的一些心理和生理疾患。

知道「社會化」這回事,就不難明白什麼是「國民性格」。這是舉世自古以來就如此發展運行不息的生活方式。最能「體會」個中奧妙的,大概是移民。所謂一處鄉村一處例,就算同一國家,不同地方,也各有不同的社會化歷程。「遠適」異國生活,即有大體相同的生活模式,例如什麼普世價值如民主法治之類,但具體生活細節,始終有不少微妙分別,多不願意也得適應與融合,否則生活不好過甚而過不成。近日波士頓爆炸事件,據說與此多少有點相關。

知道就好,就不會大驚小怪。

社會化.洗腦

愈來愈覺得,社會學很接近文學,雖然社會學有很多分科,涉及政治、教育、心理,等等,等等,卻沒有文學社會學,當然,也無哲學社會學。哲學嘛,廣義而言,是萬學之母,沒有文學哲學或哲學文學,其實文學不可能沒有哲學;同理,沒有哲學社會學或社會學哲學,也難以撇掉社會學與哲學的關係。

又來個當然,文學也幾乎與哲學一樣,是萬學或人生之根本源。2 x 2 = 4,是數學,跟哲學尤其文學無關,也可以無關;但只管二二如四、二加二等於四,如此活一輩子,肯定不悶死也發瘋而死。

為什麼會悶,又怎會致瘋,文學作品哲學沉思中或會有答案。不一定直接得知。文學哲學都要細味沉思,都磨人。想想,戀愛時戀人何嘗不是如此磨人;卻又有誰不「樂」在其中。

又扯遠了。以我知少少扮代表的說法,社會學之「出現」,也多少有點「巧立名目」;這也是不少「新」學科之能創立的原因。問我,有社會學好嗎。我現在可以即時回答﹕好;非常好。

我還有一個提議,將社會學的一些研究內容納入通識課程,更好。哪些?

社會化。

什麼是「社會化」,維基百科中文版相對英文版 Socialization 而言,不管什麼「參見」和「參考書目」,就只有這些「內容」,簡直令人失望﹕

社會化(英語:Socialization)是一個廣泛應用於社會學、社會心理學、人類學、政治學與教育學範疇的名詞,意指人類學習、繼承各種社會規範、傳統、意識形態等周遭的社會文化元素,並逐漸適應於其中的過程。對個人來說,社會化是學習同時扮演社會上不同的角色的過程。個人社會化會受到地區文化的影響,因個人的成長背景,社會化的過程、內容也會隨之改變。

促進社會化的社會組織包括﹕學校、青少年中心、教堂等社交場合。協助社會化的媒體包括﹕雜誌、電影、電視等。因為它們傳播著一些大路的文化價值。

有興趣的,大可參考百度百科,比我在社會學教科書中讀到的介紹還要詳細。要精簡,不如看來自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的說法﹕

經由社會的薰陶與訓練,一個人漸漸擁有為社會所認可的品格與行為的過程。

簡單。直接。真。

根據這個解釋,不難想像,所謂「國民性格」,是確有其事且必然如此。聯想一下,這何嘗不是所謂的「洗腦」過程。

社會化其實是全球社會「各自為之」的事,原理不難明白。礙於年紀和人生經歷,中學生未必能完全明白或體會。到了大學,該可以了。

社會化由出生到老死,大致是學習過程,在佛學中可以找到彷佛的說法。文學作品隨處可見,但未必言明。社會學尤其社會化方面的論述,根本就是畫公仔畫出腸,有根有據盡道過程與原委。作為通識,誰曰不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