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偏差行為」

「偏差行為」是社會學要探討的重要課題。所謂「偏差行為」(deviance),簡單而言,就是「被一個團體認為是在破壞其規範的行為」(《社會學》Sociology,Donald Light、Suzanne Keller 合著,林義男譯,台北﹕巨流圖書公司,民國78年3月1 版 3 印,上冊,頁360)。

網上對此有精簡的介紹,可以參考。其中還提到,「當某些規範明定於法律之後,違反這些規範的偏差行為就成為犯罪行為(criminal behaviors)。」另外,偏差行為也很受時地人(團體)等因素影響,不單會時移世易,也會地異勢易,不可固執一時一地的觀念而「一本通書睇到老」,否則「唔化」之餘也可能會「撞板多過食飯」。

上述網上資料該來自治灣教材,但美國社會學研究既對全球社會學有深遠影響,不少現代理論和研究自是以美國好些著名學派為主,所以研讀起來,難免有不少「美國影子」;上引《社會學》尤其如此,雖是教科書,引用事例較多,也較詳細,但讀來毫不沉悶,足見作者功力。試抄其中兩段,以見其概﹕

可接受與不可接受行為之間的界線,通常並不很明顯,也非一成不變。即使受到強烈支持,且規定得相當具體的規範,社會通常也有一定限度的「變異許可帶」(permissive zone of variation)。此外,許多規範並不是以明確的規則或正式條文方式表達出來,因此,只有在人們每天活動的過程中,規則才有意義。

偏差扮演雙重角色﹕一方面是澄清規範;另一方面則是促進社會秩序。第一,在界定某些行為是偏差時,團體或社區同時也界定了可接受的行為。第二,在反對偏差者時,這個團體或社區的行動會趨於一致,並再一次肯定它的共同連帶關係。例如,從前在美國的西部,居民聯合起來組成鄉團;家長聯合起來,反對住家附近的色情書店;公民在投票時聯合起來,支持一位新進而可靠的從政者。他們這樣做的時候,都應該感激使他們團結起來的那些「偏差者」,就是那些偷他們家馬匹的偷馬賊;開成人書店的老闆;及接受賄賂的貪官污吏。因為這些偏差者,不僅使他們再一次肯定那些遭受威脅的規範和價值;而且也使他們強化了其他的價值,並傾其全力,共同維持他們所相信的社會秩序。(頁327-8)

香港人稍為留意一下十年前和今年的七一遊行,該會對那句「他們這樣做的時候,都應該感激使他們團結起來的那些『偏差者』」會心微笑。我得再強調一次,社會學可說是最佳的通識課。就以偏差行為為例,活生生的實例唾手可得,不愁解說困難。

其實目前最熱火朝天的「佔中行動」,即可拿來作教材討論。發起人早已明言這是犯法行為,卻不是自利的行為,如果換一個角度或名詞,將此稱為「偏差行為」,討論起來就「輕鬆」得多。老實說,我不認同這項行動,但為什麼不可以讓學生知道個中細節和討論。怕什麼?愈是遮遮掩掩,愈易令人曲解而誤信誤行。知道了,明白了,討論過了,跟不跟著做,總比在不知情下去「誤打誤撞」要好。

既舉了佔中這個例子,也無妨多舉一個,就是所謂的國教洗腦教材。既然我們認為學生有權知道佔中是什麼,有能力分辨這個行為的好壞利弊,又為什麼認為那些學生不懂分辨該如何「愛國」,只會全盤接受「愛黨而非愛國」教育,因而剝奪學生的學習權利呢?

大家都能真正虛心而非心虛的話,有什麼不可以討論和教授的呢?(我如此說,略嫌粗疏,意會好了。)

什麼是「偏差行為」?隨手隨時隨地拿這些本地或「外地」的日常「吵吵鬧鬧」見聞當作有趣的「行為」來「研究」一下,就算是「偏差」的,也或可增加生活樂趣,不再令人覺得香港大味灰天暗地。

好景與浪費

Donald Light、Suzanne Keller 合著的《社會學》(Sociology,林義男譯,台北﹕巨流圖書公司,民國78年3月1 版3印),在論述組織與科層制時,提到科層制的缺點與限制,其中之一是製造浪費,引用的主要批評為「帕金森定律」(Parkinston’s law,1957)。

這個定律指出的一項結果是,「利用工作完成後的剩餘時間,去製造新的工作」﹕

例如,官僚們常以忙碌,來證明他們在工作;為了表現能者多勞,故特意製造額外的工作。因此,他們很快就發現需要助手,來協助處理所有的工作。假如一個人雇用兩位助手(兩位比一位可靠,因為彼此可能會變成競爭的對手),但為自己保留決定權。如此,在原先的工作之外,又增加了監督的工作。假如一切進行順利,在一、二年內,他的助手也需要新的助手,這時就由五到七人做原先一個人所做的工作。但是,舉行會議的儀式,和在七人之間來回傳遞公文,將使他們表面看起來都在忙於工作。(頁292)

在稍具規模的機構工作過稍長日子,對此當不會太陌生。上述描述可能略嫌誇張,但雖不中亦不遠矣。都半個世紀了,說是「官場病」、「組織麻痹病」或者「大企業病」(參看百度百科),實在科層制者,似乎都無可避免地會感染這種「病」。一般而言,這與時間管理相關,我則另有看法。

無他,都是錢作怪。好景時,自可以有這種派頭,可能也需要這種「風光」。一旦好景不常,莫說七人,一個助手也嫌多,甚至連自己也地位不保。

當然,定律涵蓋的內容遠不止此,我無意研究。有興趣的大可看看百度百科的介紹。

故事有了續集

有人愛說某些王子公主故事的結尾都太完美,不夠真實,因為永遠是「快快活活」生活下去;而真實人生,往往是未能白頭到老,衰收尾,分離終場。

其實,世間事,有多少是完美無瑕的呢,但世人每是只見優點而忽略缺點,或瑕不掩瑜,甚而以為可以集優避缺,得出「圓滿」的果。真有人能集天下武功大「成」而無敵嗎。不如說說「組織」這回事吧。

Donald Light、Suzanne Keller 合著的《社會學》(Sociology,林義男譯,台北﹕巨流圖書公司,民國78年3月1 版3印),第八章專論組織與科層制,其中一節談到日本的組織(頁307 – 310 ),言簡意賅,起碼我由此大略知道日本如何可以在二次世戰後,只經過短短三十年,即由戰敗的廢墟中掙扎而成世界主要工業國家之一。書主要拿美國來作對比,更足看出日本那一套的特色所在。

「如何解釋日本人的驚人成就呢?部分的答案是勤勞、耐心、自律,及對其他民族的敏感性等文化特質。美國社會歌頌個人主義;而日本社會,則強調團隊精神與共同努力(Sayle, 1982)。」(頁307 – 8 )這不過是泛泛之論,作者當然不會如此交「行貨」。「要得到更完整答案的方式,是檢查日本的組織、分析其組織特質,並把這些特質組成一個規模更大的運作系統。」(頁308)作者在「摘要」中更提到,「最近幾年來,美國經理對日本組織特別感興趣,把它當作是一個改善管理階層與勞工階層關係的模範。」這種做法,印象中香港也熱炒過。此書當然略提到日本那種「模範」組織的缺點,但對其優點述來真有如王子公主婚後快快樂樂一起生活下去般美好。

《社會學》所說「事例」,大約止於 1983 年,那時,日本組織確實處於光輝耀目的美好年代。不過,時移世易,日本最強的終身僱傭制,已隨日本經濟不景而現千瘡百孔之象,可說故事有了不一樣結果的續集。試看以下一段描述,當不難明白,一套制度之能成功,不會無因或曰不會沒有強而有力的支持力量,這種「後盾」,不是處處可有時時存在,一旦消失,就難以維持活力,甚而輕易就瓦解。

日本組織能完全地承擔對其職員所提供的安全責任,因為,這些組織本身就很安全。大部分日本公司的後台老闆,都不是那些變化無常的股東,而是銀行;而銀行的後台老闆,則是政府機構。因為日本的工商企業,關係到日本全國的經濟,所以政府全力保護剛萌芽的工業。日本政府首先要決定,那些行業最可能促進日本未來的繁榮;然後,負責組織研究計畫,並提供創業資金;對於夕陽工業,日本政府則決定,如何將損失分配給各公司(Lohr, 1983b)(頁309)

社會學與管理學

我修讀過管理學初階課程,對管理學略知一二。因此在社會學中「重溫」這些知識時,倍覺有趣。

我之讀管理學,主要因為好奇,雖然稍後升了職,在小部門中當上了中間管理層,但修讀前後,基本想法都沒變,就是不愛人管,也不愛管人。自律一向是我最愛的做事方式;這或許有點老子的無為而無所不為的形影。

雖然我後來也遇上跟我有類似想法的人,其信奉老子那一套比我尤甚,我不難明白,但深知其實不可能在實際環境中貫徹。稱得上有組織這回事時,就離不開管理這回事。有人的地方,尤其人愈多的組織,就有人事。人事,根本就是麻煩事。處理得宜,麻煩少點;否則,麻麻煩煩,多的是。靠自律,實行無為而治,不是不可以,但要解決各人的學識與人性等問題;這個比「管理」還要複雜。與其另謀計策,不如採用「行之有效」的方法算了,反正大家省事。

組織與科層制,關係密切;組織愈大,科層也愈大愈複雜。這種關係,當然因為好處多多而形成;有好處也難免有壞處,天下事,往往如此,只見其弊而攻擊其優,根本枉費時間心力。與其找缺點,不如盡量發揮其優點,造福更多人,要來得有意義。

扯遠了。還是說回社會學吧。我建議大學新生最好都修讀社會學101,這比看似難以把握學習主題的通識課更有「通識」成份,更易令人觸類旁通。就算是新聞或傳理學出身的新聞從業員,也該修讀這學科。

香港特區政府曾找社會學學者當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原則上是切實可行的擇優做法。

社會學與文學

說社會學有如炒雜錦,或許有點不敬,但隨便瀏覽一下社會學的教科書,都會有這種印象。不怕穿鑿附會,這門學科其實也有文學味道。這也是我翻看 Donald Light、Suzanne Keller 合著《社會學》(Sociology,林義男譯,台北﹕巨流圖書公司,民國78年3月1 版3印)得來的「結論」。

此書的第七章講述「社會團體」,由第一節「引言」開始,整章可說都以高汀(William Golding)的小說《蒼蠅王》(Lord of the Files)的內容為例,將社會團體的性質、類型和動態等條分縷析,很有吸引力。作者說,高汀這本小說很受美國大學生歡迎(頁245)。這該是數十年前的事實,不知現在是否有變。很慚愧,我聽說過這本小說,卻沒看過。不過,經這本社會學教科書的詳細介紹,我對《蒼蠅王》算是不陌生,可能比閱讀一篇文學評論還要清楚小說的內容和人物性格。

當然,文學批評一般不會用這種方式評介小說的。不存偏見的話,如此以社會學觀點來「評介」文學作品,實是一種不錯的角度,小說描寫的人事是否足信,可以藉此「驗證」。當然,小說到底是小說,無論有多真實,始終是虛構「作」品,當不得真。拿「老作」來做「研究」,是否不夠科學,我不敢多說。我只能說的是,社會學原來包羅萬有至連文學也囊括了,真是教我如何不愛她。

我愛文學,現在恐怕不能專一了。算不上移情別戀,倒是心有旁騖;希望如此可令我的生活更添姿彩

獨立思考.團體思考

我一度奇怪,怎麼會有「獨立思考」如此奇怪的用詞。所謂思考,就是較深而周到的思想活動,一旦思考,怎麼可能不是獨立的呢。近日在社會學教科書中讀到社會團體的論述時,才知道有「團體思考」這回事。如此看來,有「獨立思考」就不足為奇了。

先說「團體思考」Groupthink,定義可簡述為,「在凝聚力高的小團體中,成員往往一心想維持團體的一致,以致於忽略或忽視決策中的有關問題之傾向。」(《社會學》,Donald Light. Jr. 及 Suzanne Keller 合著,林義男譯,台北﹕巨流圖書公司,民國78年3月1版三印,頁275)百度百科維基百科圴作「團體迷思」,都有頗詳細的介紹,大可參考。

據維基百科的說法,「團體迷思可能導致團體作出不合理、甚至是很壞的決定。部份成員即使並不贊同團體的最終決定,但在團體迷思的影響下,也會順從團體。」這些說法,《社會學》都有簡單描述,例子跟百度百科大致相同。不敢說「獨立思考」是衝著「團體思考」而來,意在補救人云亦云的敝端。

至於何謂獨立思考,中文論述不多,大有不說自明之概。這個英文解說較精簡,不妨參考。我曾認為,與其用「獨立思考」一詞,不如說「批判思考」critical thinking 更見其義。原來二者有分別,試看﹕

Independent thinking is the desire of a person to convince oneself that the information being presented is true or reasonable. This differs from critical thinking, which is the process used to collect and process information to arrive at a logical conclusion. In other words, independent thinking has more to do with the desire to think for oneself and critical thinking is the process used to deal with information.

如此說來,獨立思考應該較高一籌,更需好好培養運用,才不致老被別人牽著鼻子走。當然,一味抗拒主流,無視事實只顧為反對而反對,以為夠「型」夠「獨立」,就不足為訓。近日家居大廈有大型維修工程,似乎就出現了這種情況。是否有人別有用心,我不敢說,但有人確是不理事實理據,只是跟從某個「凝聚力高的小團體」的說法,天天反這反那,罷免這個人廢除那個經大會通過的決定,即不難明白,要人人獨立思考,實非易事。

社會化.洗腦

愈來愈覺得,社會學很接近文學,雖然社會學有很多分科,涉及政治、教育、心理,等等,等等,卻沒有文學社會學,當然,也無哲學社會學。哲學嘛,廣義而言,是萬學之母,沒有文學哲學或哲學文學,其實文學不可能沒有哲學;同理,沒有哲學社會學或社會學哲學,也難以撇掉社會學與哲學的關係。

又來個當然,文學也幾乎與哲學一樣,是萬學或人生之根本源。2 x 2 = 4,是數學,跟哲學尤其文學無關,也可以無關;但只管二二如四、二加二等於四,如此活一輩子,肯定不悶死也發瘋而死。

為什麼會悶,又怎會致瘋,文學作品哲學沉思中或會有答案。不一定直接得知。文學哲學都要細味沉思,都磨人。想想,戀愛時戀人何嘗不是如此磨人;卻又有誰不「樂」在其中。

又扯遠了。以我知少少扮代表的說法,社會學之「出現」,也多少有點「巧立名目」;這也是不少「新」學科之能創立的原因。問我,有社會學好嗎。我現在可以即時回答﹕好;非常好。

我還有一個提議,將社會學的一些研究內容納入通識課程,更好。哪些?

社會化。

什麼是「社會化」,維基百科中文版相對英文版 Socialization 而言,不管什麼「參見」和「參考書目」,就只有這些「內容」,簡直令人失望﹕

社會化(英語:Socialization)是一個廣泛應用於社會學、社會心理學、人類學、政治學與教育學範疇的名詞,意指人類學習、繼承各種社會規範、傳統、意識形態等周遭的社會文化元素,並逐漸適應於其中的過程。對個人來說,社會化是學習同時扮演社會上不同的角色的過程。個人社會化會受到地區文化的影響,因個人的成長背景,社會化的過程、內容也會隨之改變。

促進社會化的社會組織包括﹕學校、青少年中心、教堂等社交場合。協助社會化的媒體包括﹕雜誌、電影、電視等。因為它們傳播著一些大路的文化價值。

有興趣的,大可參考百度百科,比我在社會學教科書中讀到的介紹還要詳細。要精簡,不如看來自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的說法﹕

經由社會的薰陶與訓練,一個人漸漸擁有為社會所認可的品格與行為的過程。

簡單。直接。真。

根據這個解釋,不難想像,所謂「國民性格」,是確有其事且必然如此。聯想一下,這何嘗不是所謂的「洗腦」過程。

社會化其實是全球社會「各自為之」的事,原理不難明白。礙於年紀和人生經歷,中學生未必能完全明白或體會。到了大學,該可以了。

社會化由出生到老死,大致是學習過程,在佛學中可以找到彷佛的說法。文學作品隨處可見,但未必言明。社會學尤其社會化方面的論述,根本就是畫公仔畫出腸,有根有據盡道過程與原委。作為通識,誰曰不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