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邊冇邊,乜邊物邊

有一種說法,指中國文字的發展是由繁進簡。這種說法,主要用來支持採用簡體字之有理有據。要討論這個,我未夠班,也怕悶壞悶死自己。就此打住。

以上說法,其實也只說對了一半,因為中國文字的發展,很多都是由簡入繁。無他,同一個字不能承擔太多意思,於是這個字加多一點點,那個字加多一劃劃,各自分工,自然就少了爭議。

認識「梁」字嗎?現在主要用作姓氏或朝代名了。我們說「架在柱上,用來支撐屋頂的橫木」、「物體隆起的部分」、「橋」等等,如棟樑,如脊樑、鼻樑,如橋樑,大都會寫作「樑」。本來,「梁」已有木,但為了分工,再加一木,就衍生出這個「樑」字來。不過,有些字典,如《中華新字典》,是「樑,也作『梁』」的。網上的《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更將「樑」字作異體字。這個也不想討論了。

另一個常見的「采」字,上半部分本來就有一隻手了,後來也發展出再多一隻手的「採」字,還有旁邊加三撇的「彩」字等,何嘗不是要分工,少生歧義。可是,現在還是有人有字典有辭書,仍愛不加邊,認為這才是原有的字,才是正體字。於是,有邊冇邊,是「身分」還是「身份」,是「度假」還是「渡假」,天長地久海枯石爛,還在爭論個沒完沒了。這個我也要打呵欠了。

再說兩個字﹕燥、躁。

「燥」一般解作乾的、缺少水分的。如:「乾燥」、「燥材」、「天乾物燥」。

「躁」一般解作性急、不冷靜。如:「暴躁」﹑「煩躁」﹑「急躁」。《論語.季氏》:「言未及之而言,謂之躁。」

以上都是抄自《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不過,這套辭典也將「燥」通作「躁」的,於是「暴躁」、「急躁」等等也可寫作「暴燥」、「急燥」。這個我認為是不足為訓的。

還是那句,人的感情情事可能自古至今分別不大,處處可以看到相同相通的地方。但是,古今要面對要處理的事情,顯然有很大不同,要繁複得多,用文字記錄和釐清時,必須愈精確愈好,所以既有了分工的字,就不宜再混在一起使用了。當然,文學作品,有時會利用這種「兩可」的含混來達到另一種效果,那要作別論。

好了,自己的料子不夠,只好又抄詞典。是王同億主編的《現代漢語大詞典》。

燥﹕〈形〉(形聲。從火,喿(sao3)聲。乾如火,故從火。本義﹕乾燥)

躁﹕〈形〉(形聲。從足,喿(sao3)聲。本義﹕急躁,不安靜。急躁好動,故從足)

不懂的太多,有時只好求教字典辭書,但也要謹慎,常抱稽疑之心。但何時才相信呢,也只能靠自己的學識了。多讀一點書,多參考,多思考,未嘗不是好方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