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嗰兩個字好難講咩

這段歌唱片段當在網上存在了不少日子,只是我「發現」得遲了些而已。李麗霞是誰,之前沒什麼印象,真有點失覺失覺;黃光亮嘛,在電視劇「見識」過,演技算不上很好,但也不算差。聽他們一起唱歌,可謂新鮮。新鮮在,懷疑黃光亮也懂唱的嗎。

原來是懂的。唱得如何,不敢評,因為我原全不懂,但全首歌聽來,倒覺得也不錯就是了。然而,整首歌唱下來,或「演」唱下來,有一個地方很有趣,要非是排練過只在「演戲」而已,實在好看。請留意,第一段之後,李麗霞似有酸酸的說,愛我嗰兩個字好難講咩;黃光亮說,唔係呀……

然後,第二段,唱了,「讓我再說愛妳……」李甜甜的笑了。

說愛你真有那麼難嗎。

x   x   x   x   x

無言的結局(合唱)
作詞:卡斯
作曲:劉明瑞

(女)曾經是對你說過這是個無言的結局 隨著那歲月淡淡而去
我曾經說過如果有一天我將會離開你 臉上不會有淚滴

(男)但我要如何如何能停止再次想你 我怎麼能夠怎麼能夠埋葬一切回憶
啊~讓我再看看妳 讓我再說愛妳 別將妳背影離去

(女)分手時候說分手 請不要說難忘記 就讓那回憶淡淡的隨風去
(男)也許我會忘記 也許會更想妳 也許已沒有也許

廣告

有歌可聽真好

這晚要「收拾」一下「書房」(唉,其實是半雜物房)。以為可以很快搞掂即弄妥,卻花了差不多三個小時;幸好一直沒關電腦,且設定在YouTube歌聲中。忙,倒還可以觸手轉換想聽的歌。

也忘了聽了什麼歌;不過,呵呵,其中一定重複了一次又一次,哈,《離別的車站》;還有,好像是《朋友別哭》吧。歌手一個又一個。

總之,男來女往,覺得最幸福的是,有歌可聽。

此時此地此景況,還有比這個更好的嗎。

請為我保重千萬千萬

《離別的車站》是電視劇《情深深雨濛濛》的插曲,原由趙薇演唱。以前沒聽過,偶然聽到,竟原來又是瓊瑤作的歌詞,詞中不少疊詞,單是讀,可能有點膩,但唱起來聽起來,確又有點風味。

還有,人生,真又往往是「千言萬語還來不及說」,即就此永別……

《離別的車站》瓊瑤詞

當你緊緊握著我的手

再三說著珍重珍重

當你深深看著我的眼

再三說著別送別送

當你走上離別的車站

我終於不停的呼喚呼喚

眼看你的車子越走越遠

我的心一片淩亂淩亂

千言萬語還來不及說

我的淚早已氾濫氾濫

從此我迷上了那個車站

多少次在那兒癡癡的看

離別的一幕總會重演

你幾乎把手兒揮斷揮斷

何時列車能夠把你帶回

我在這兒癡癡的盼

你身在何方我不管不管

請為我保重千萬千萬

(music)

當你走上離別的車站

我終於不停的呼喚呼喚

眼看你的車子越走越遠

我的心一片淩亂淩亂

千言萬語還來不及說

我的淚早已氾濫氾濫

從此我迷上了那個車站

多少次在那兒癡癡的看

離別的一幕總會重演

你幾乎把手兒揮斷揮斷

何時列車能夠把你帶回

我在這兒癡癡的盼

你身在何方我不管不管

請為我保重千萬千萬

千言萬語還來不及說

我的淚早已氾濫氾濫

從此我迷上了那個車站

多少次在那兒癡癡的看

離別的一幕總會重演

你幾乎把手兒揮斷揮斷

何時列車能夠把你帶回

我在這兒癡癡的盼

你身在何方我不管不管

請為我保重千萬千萬

 

Love is now or never

一女子欲聽某歌,初未確知歌名,只知有「吻」字,是「一吻」抑「一吻而……」還是「吻誰」,自知無意吻我而起意。

終是《吻別》。在YouTube找到張學友。調子沒錯,卻鍾情英文歌。重溫此歌始知歌名,且得知同譜而有英文靡靡之音Take me to your heart,歌者不少;歌詞看似易懂,百度一下,中譯可謂「百花齊放」,一時也莫知孰對孰錯,更遑論優劣。知者萬望有以告我。

Love is now or never,果真「愛是不失時機」?

《Take me to your hear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IfCsy8jPfY

《Take me to your heart》之中譯,不一一列下,請自行點閱,不敢言錯,信有不少「創作」。

之一。

之二。

之三。

《吻別》

前塵往事成雲煙 消散在彼此眼前

就連說過了再見 也看不見你有些哀怨

給我的一切 你不過是在敷衍

你笑的越無邪 我就會愛你愛得更狂野

總在刹那間 有一些瞭解

說過的話不可能會實現

就在一轉眼 發現你的臉

已經陌生不會再像從前

我的世界開始下雪

冷得讓我無法多愛一天

冷得連隱藏的遺憾 都那麼地明顯

我和你吻別 在無人的街

讓風癡笑我不能拒絕

我和你吻別 在狂亂的夜

我的心 等著迎接傷悲

想要給你的思念 就像風箏斷了線

飛不進你的世界 也溫暖不了你的視線

我已經看見 一齣悲劇正上演

劇終沒有喜悅 我仍然躲在你的夢裡面

總在刹那間 有一些瞭解

說過的話不可能會實現

就在一轉眼 發現你的臉

已經陌生不會再像從前

我的世界開始下雪

冷得讓我無法多愛一天

冷得連隱藏的遺憾 都那麼地明顯

我和你吻別 在無人的街

讓風癡笑我不能拒絕

我和你吻別 在狂亂的夜

我的心 等著迎接傷悲

我和你吻別 在無人的街

讓風癡笑我不能拒絕

我和你吻別 在狂亂的夜

我的心 等著迎接傷悲

 

又聽歌

很累。

還是要聽歌;實在很想聽聽歌,悲歌尤甚。還有什麼比累時悲傷時聽悲歌更好的選擇嗎。 原來已很久很久沒聽歌了,新歌自是沒底。在YouTube 只好找舊人舊歌,卻「發現」了一些「新人」。新,不過是街頭歌者,殘了肢體,卻亮了歌聲。老實說,我又怎會忽然就懂了呢,聽著入耳愛聽就是了,確實是「新」發現。

這次不加連結了。也實在不想一直聽下去聽下去,怕了那「沉迷」二字;事實又確實如此又很想如此,多一點時間如此,不「怕」人說任性。這樣的任性,也不算什麼吧。

就讓我多聽一首《飄雪》吧。「原來是那麼深愛你……」

愛的感覺是永遠

我相信是緣份,逝去的愛不要他改變

但你知不知,愛的感覺是永遠。

情比雨絲
作詞:鄭國江
作曲:顧嘉煇

回憶那天,在雨中你哭過多少遍,
誠心悔改,但我心碎沒法還原。

我相信是緣份,逝去的愛不要他改變,
為你揮揮手,一聲珍重再見。

情如絲風似剪,情難捨意難斷,
灰色的天,灰色的雨,
悠悠牽起幾絲哀怨,纏綿。

情比雨絲,問你可會勾起一小串,
但你知不知,愛的感覺是永遠。

情如絲風似剪,情難捨意難斷,
灰色的天,灰色的雨,
悠悠牽起幾絲哀怨,纏綿。

情比雨絲,問你可會勾起一小串,
但你知不知,愛的感覺是永遠。

多多益善周雄夫婦

YouTube 真是個夢幻好世界。「周雄夫婦」,就是為了聽一些粵曲而在聽這尋那時「發現」的。

《帝女花》《鳳閣(不是「國」啊)恩仇未了情》都是我愛聽的。還有其他,多的是。

我少夜蒲,原來在旺角街頭隨時可以聽到好多好歌聲。沒現場聽過,大概沒擾民的吧。多些諸如此類的歌聲又何妨。

也妨看看這類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