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會「掛」再見

上篇所示的「GOOD-BYE! 再見」牌,其實掛得高高的,要抬頭才看到;原來已是差不多四年前拍下的,忘了當時有沒有考究過為何會有這個牌出現,就試由下面幾幅「場景」猜度一下吧。兩相對照,最易猜到的自是,在海邊。

對。碼頭。在西貢。因此少不免要說再見?其實不一定要說再見。

可能真是如此簡單。不用多想;多想大概就是所謂的想多了。哈。

廣告

又是西貢


西貢,真的有很多回憶。都是甜美的。連給沙士籠罩的那一年,都是來到這裡,再坐小艇到小島上,將口罩拿下來,呼吸一下不用透過一層薄紗的空氣。

所以不想在市區吃飯,就最直接想到西貢。也沒去更遠的地方,只在碼頭旁邊。吃一頓午飯。再在沿海散步。

有時會買一點乾海產。不外是小魚乾、蝦乾之類。

這次沒有買。只是閒閒的走一下,再到甜品屋。

倒是買了些青菜。

多次在這裡散步,有很多東西都沒怎麼留意,輕輕錯過了。這次更閒適。看到的東西都好像不一樣。

竟然看到鳥巢。看到的蕉樹名叫「美人」。看到榕樹的美髯。依然看到不怕人的麻雀在地上走動覓食。有隨時出發去一眾離島的小艇;只是等光顧的人。食店有營光的BB墨魚。

還有,老如松柏的柏。柏不老,很年青很green。

偶然

端午龍舟賽事已完,彩旗飄飄,但見人蹤,海面卻無舟影。

到西貢市中心是幾天前定下的。

不是沒想過是否會有龍舟競賽。不是想看,而是不想到人擠的地方。以為只在沙田城門河舉行,到了今天,仍按計劃前往。

到達時,先看到海邊擠滿了人,還有機動步隊,暗叫不妙。幸好下車即聽到廣播,正在舉行頒獎禮,也即競賽完結了。海邊還聚攏了不少人,但龍舟卻蹤影全無。

已是中午,於是先找吃的。

此行主要想出外走走,也想飲茶。既是海鮮酒家,自然要吃蝦餃,果然大大粒,蝦也新鮮。其他的雞紮、山竹牛肉也不錯,大概因為都是自行製作的吧。

差不多每次到這裡,不是坐船到橋咀,就是閒閒的沿海邊走向狗公園那邊,景物可謂熟悉得可以。今天反方向而行,竟發現好些未走過的地方。

真奇怪,無論專程來這裡,還是作中轉站到更遠的地方,都到過不下數十次了,竟沒發覺另一邊自有一番景致。

其實也沒什麼,一樣有海鮮酒家。不如說,原來還有一間又一間類似的食肆;只是食客很少,靜得不成比例。

再走下去,沿海邊,有略顯曲折的長堤,有樹影,還看到樹上的花,看到楊樹,聽到樹上蟬鳴看到枝條上蟬蹤。一切彷彿是偶然遇上的。有點意外,只因一直都將這裡當成旺中帶靜的市區,不再是郊外。

末了,當然離不開那間甜品店。這次我沒有掃興,但也只吃了幾塊甜品中的鮮果而已,雖然沾了好些糖水,尚覺可以接受。

偶然過一下悠閒的生活,在偶現的一點點陽光下出一點點汗,還是挺寫意的。

看到路牌上的了哥嗎?

去西貢

每次要「散散心」,都會想到西貢去。其實是西貢市中心,更正確點說是西貢碼頭附近。沒有特別原因,一程車可以直達而已,來回都方便。

冷清的新碼頭望向熱鬧的舊碼頭;天是真的陰霾。

吃一頓午飯,然後在海邊走走。這次沒有向狗公園那邊走。在新碼頭走一圈,在海邊買一點小魚乾,再在市中心蹓躂一會兒,再去甜品屋。幾個小時,輕輕鬆鬆過去了。

活的不活的海產,都可以在這裡買到。

這些鮮活的,看看算了。

番薯湯丸,不是我吃的。

看日出

在香港只試過兩次特意去看日出,都在西貢;都是深夜兩三點由山下走到山上。看罷日出下山,才發覺山路的險要難走,才懂得叫出一個怕字。

第一次登的山,現在一時怎也想不起名字(後記﹕是釣魚翁)。另一個是蝻蛇尖。

西貢,真是好地方,要山有山,要水有水。

今天忽然想起西貢,今晚偶然在Youtube 看到一首歌,提到日出的,就聽了。

地圖

認識這張地圖嗎?1:20000。版權屬「香港政府」所有。是,香港政府,不是「香港特區政府」,所以,現在要買新的,大概買不到了。現在什麼什麼「地圖王」多的是,我好久沒再買這種「行山人士恩物」,也不知可還再有出版了。

這是我的藏品之一,但是沒有「珍」而藏之,反正許久以前已用得殘破不堪,現在壓也壓不平,更隨時有支離破碎的可能。地圖的背面滿了長長短短棕色的「透明」膠紙。

由這張地圖,大概可以猜到我有多喜歡西貢,山線水線不知遊走了多少條幾多遍。粗略算一下,一個星期走一條路線,兩個月也走不完。有些地方,走了一次,很快就想再去的。

這張地圖就是不時在途上在家中在自己在別人的手上拿出來翻呀看呀才弄成如斯模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