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詞奪理

2012年8月15日《明報》A32「觀點」版

這次的所謂國民教育爭議,真是很好的教材。有心人無妨將討論的文章編輯起來,擬訂一些問題,讓學生討論一下。

先要做到一點,不偏頗,也即不要只收對某方有利的意見。我沒看左派報紙,不知有沒刊登過反對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文章;有有偏見,猜想不會有。另一方面,我在一兩個頗受重視而專門轉載報刊評論文章的網站,也似乎沒有看到上載贊成推行國民教育的文章。《明報》刊登過這樣的文章,不多,我大致都讀過,不知反對者有多少人讀過。但如此「稀有的」的贊成聲音,卻沒能登錄在上述網站,不能不令我覺得有「偏頗」之弊。所以,我希望有心人在編輯這本這資料集時,不會出現這種偏頗。

我說過,這份指引不是不好,只是太好,好得實在難以用那麼有限的課時,將中小學生完全「洗腦」,成為頂天立地的世界公民,卻因教育局沒指定為教材的《中國模式》出現偏頗,而令《指引》成為十惡不赦似的指引,落得灰頭土臉的難看面貌。我認為主要是「假大空」惹的禍,與人無尤;只是早該在今年之前受責難。

不過,反對推行這份《指引》的人,有些都只看細部,甚而認為有如毒奶粉一般,就算一點一滴,也不能滲入有毒成份,毒害無知受教小孩。用「毒奶粉」作比喻,其實不甚妥貼,但還勉強可以接受。這個不深論。有些人故意將大部分有益的部分隱而不提,實非君子所應為。如果受過這份指引內容如「修身」部分所薰陶,大概不會這樣做。

不過,還有更強詞奪理的,看看上面這篇出自教協理事手筆的文章,就知道討論已到了有點不理性的地步。明確寫了出來的,可以輕輕一句只是「粉飾之詞」就算駁斥了。另外,沒說的,就憑己意猜想,就成了「非常嚇人」的事實似的。我不知道作者是否教師,是否會如此教導學生,可罔顧事實只列但求對己有利的推想作為理據來駁斥對方,果真用這套方式教授如何獨立思考怎樣分辨是非,而學生深信不疑,那就不可不謂危矣。

(附記﹕今天到書店逛了一會,竟然看到兩本有關中國國情的書,手冊式,似乎很著重資料。一本由國內作者所編寫;另一本則由港人所編寫。後者有香港一所大學的歷史教授寫的序,提到一個「美中不足」之處,就是缺了歷史部分。果然是「歷史佬」。想說的是,教師真要教這一科,「中國」部分也不是沒有現成資料可用的。至於這些現成的資料是否有「偏頗」,我沒細看,不敢說。之前是否有人評論過這些「舊」料,該是傳媒發揮「深入調查」的機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