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9是6,也不只是角度問題

6%e8%88%879a

半杯水,不同的人,可以看出希望和失望;就是同一個人,在不同心態下,其實也可有不同觀感。這或就是簡而言之的所謂「悲觀」和「樂觀」的「心態」吧。我之前談過,這裡不贅,要看那些演繹,請自行搜尋。

至於6與9之辨,看似簡單,似乎與半杯水理論若合符節,不過是觀點與角度的問題。其實不是,或曰不是那麼簡單。對,同一個阿拉伯數目字,站在不同位置,或更清楚地說,站在相對的位置來看,是不同的數字。這個可說是該有絕對的「答案」。其實,又不然。為什麼?

中文有一句成語是「設身處地」,用英文說,大概是to put yourself in somebody’s shoes,也就是你願不願換一個角度去看去感受同一事或物,即設身處地。可是,就算願意換個角度去看,但不願意承認那是實情,也是枉然。

(補充:去盡一點,可以拿「689」的「8」來抽水。試將8字平放在四人馬將枱面上,相信有二人會說是∞,另外二人則堅持是8;四人重新「執位」,依次跟旁邊的人換位,「看法」和「說法」大概會不一樣了。)

廣告

兩句話.兩種情況

《一九八四》(喬治.奧威爾著,董樂山譯,上海譯文出版社,2009年6月第1版)中,有兩句話,都令我不無感觸。英文採自網上資料。

一句是出自男主人翁溫斯頓所讀到的一本書的。

當然,報紙和歷史書總帶有色彩和偏見,但今天實行的那種偽造就不可能發生。(頁227)(Newspapers and history books were, of course, always coloured and biased, but falsification of the kind that is practised today would have been impossible.)

先不論後半句。說「報紙和歷史書總帶有色彩和偏見」,到今天,基本上還是中肯的。不要以為新聞都是按事寫成,據事報道。媒體有不用的立場,就採用不同的角度,同一件事,或多或少出現不同的面貌。這個,大概全世界都一樣。香港,也不會沒見識過所謂左、中、右報紙的報道了。至於色彩,就看最近日本的「五十死士」的報道,無不添上一重悲壯的感人色彩。

至於歷史,尤其牽涉利害關係的,都會各自表述。中國人寫「南京大屠殺」,日本人則是「進入南京」,根本沒有「屠殺」這回事。其他的國際紛爭,何嘗不是如此。

再看一句,是溫斯頓因應那本書而有的「觀感」﹕

他覺得,最好的書,是把你已經知道的東西告訴你的書。(頁229)(The best books, he perceived, are those that tell you what you know already.)

我們現在看來,難免覺得是很卑微的要求。回看所引第一句話的後半部分,就不難明白這種心情了。無他,他當時身處一個沒有過去的國度,什麼「事實」都要配合當時的情況而變更,也即,什麼都可以偽造,可以改寫。他的工作,正就是做這個。

我們看書,就算是流行書,消閒書,都希望能得到盡量多「新鮮」的東西;嚴肅的,知識性的,「新知」更是多多益善;已知的,不用再看,可免則免了。在這種境況下,又怎會滿足於但求「把你已經知道的東西告訴你的書」呢。也自然難以明白溫斯頓的要求何以如此渺小了。

瞻前顧後

瞻前顧後好不好?

所謂瞻前,就是看看前面;顧後,是又看看後面。往好處想,是做事之前考慮周密慎重,理應不錯吧。

這個詞也形容顧慮太多,猶豫不決。不決,又如何有成呢;理應不太好了。

做人能瞻前顧後,大概會設身處地,為他人設想吧。有人可能認為這樣未免太沉重,活也活得不開心,做人該多沒趣;於是,也就毋須太管他的感受,要緊的是自己快活就行了。

當然,也有機關算盡的瞻前顧後,為的只是一己的好處,這就不用多作討論了。

是縝密也好,是猶豫不決也罷,太過瞻前顧後,總是不利於創作,甚至革命。但凡新創的東西,難免要「冒險」,想得太多,顧慮得太周全,變成「諗伯」,最後可能一事無成。

我認識的人很少,就算私下觀察並作統計,得出的結論也未必可立論。就當我胡吹好了。

我們無妨看看某些人很愛放言高論,侃侃而談,有時會覺有點「不經大腦」,但往往有不少奇思妙想,道人所不能道的。

不如拿金庸來略談一下吧。他的「名著」,大都在壯年時期的「急就章」,每每出現前後矛盾甚或不合理的情況。如果,是,如果他當年創作時一如現在一再計算多番修改的方式,可能寫不出那麼多迷人作品了。以他後來的「成熟」,理應有更「完美」的創作,卻只落得「無以為繼」了。

我想,他愈來愈瞻前顧後,想得太多太縝密,就只能一次又一次去「修補」以前的「創作」,再也不能有新的創作了。

設身處地

我們有一句老話叫「設身處地」。這該是做人的道理吧。意即「設想自己處在别人的那種境地。指替别人的處境著想。」

這句成語,譯成英文,一般都是﹕put oneself in somebody else’s position ; be considerate。

以我有限的英文知識,有一個更形象化的說法﹕in someone’s shoes。由此可見,中西文化或生活不無共通或相類之處。不過,英文的這個說法是idiom,即「含有特殊含義的短語」,也即「習語」。將成語譯成習語,恐怕又得費一番工夫解釋,於是捨而不用了。這個英文習語,我在《COBUILD 英漢雙解詞典》(上海譯文出版社,2002年11月第1版)找到如下例句﹕

Put yourself in my shoes for a minute . What would you do ? 你暫且設想一下處於我的地位,你會怎麼做?

我以前看過的例句是﹕「你試穿別人的鞋子走幾哩路,看看如何?」沒想到時代「進步」了,在極速時代,已不用穿那麼久,一分鐘就夠了。

設身處地,難不難做到呢?有些人常常這樣做,也即很會體諒人。我也很想做到,但我看到很多人的做人方式是﹕「睬你都傻!」就是說,為他人設想,豈非苦了自己,別傻了!既有如此的人,我就知道,就算我有「設身處地」之想,有意處處為人設想,相信也不能完全做到。就算自以為做到了,別人看來,也未必符合「標準」。

算了吧,世事往往無法盡如人意,能做多少就多少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