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然」與「固然」,你懂嗎

2015年2月1日《明報.時代》版

2015年2月1日《明報.時代》版

張圭陽這篇〈「你懂的」〉,你真的懂了,大概對中國國情有「略知一二」的程度了。自問也只敢說略懂。所以我只大致談我懂的語文問題。

全文無妨細味。但瀏覽之後,大可看看這句﹕「故然有暗示你早已知道真相」,我相信很多人都不知道「真相」,自是包括作者和這版的編輯。

問題出在「故然」一詞。無論查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或《現代漢語詞典》,都找不到這詞;有的只是「固然」。不如先說這句該用「固然」而不是「故然」,也即該寫成「固然有暗示你早已知道真相」。「故然」不是「故此」;「故此」有「因此、所以」之意,按文意這句不宜用此意。

為什麼該用「固然」呢,看《國語辭典》的三個解釋,未必知其然,但細味所舉例句,還是可以「體會」出來的。為免「先入為主」會造成混淆,《國語辭典》解釋我會放在文末,這裡先列《現代漢語詞典》解釋,選用漢英雙語,或可藉英文解釋來「觸類旁通」。「表示承認某個事實」,就是重點。

懂2

百度百科有「故然」條,兩個解釋有「因此」和「本然」「必然」之意,似乎可以套進張圭陽那句中,但細看例句,其實與「固然」的用法有異。「覺得會這樣」和「必然是這樣」,或可作為分別「固然」與「故然」的關鍵處。說來,也曾有人就此在《語文天地》以〈「固然」和「故然」〉為文探討過,大可參考。

用字用詞,真的不易;有心玩味,自是樂趣無窮。

x    x   x    x

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固然」條﹕

(1) 本來就如此。《楚辭》屈原〈離騷〉:「鷙鳥而不群兮,自前世而固然。」

(2) 雖然。《紅樓夢》第五十一回:「你們固然不敢抱怨,未免想著我只顧疼這些小孫子孫女兒們。」《文明小史》第三十八回:「外國人呢,固然得罪不得,實在下不去的地方,也該據理力爭。」

(3) 本有的形態。《莊子.養生主》:「批大卻,導大窾,因其固然。」

修理一段《明報》報道文字

語文32014年8月25日《明報》A8 有三分一版頭條報道,主要內容可見於標題。本來沒興趣讀畢整篇報道,但一小段引言卻激起了老大的感喟,忍不住要修理一下這段文字,能不通讀全文。

其實末段跟引言犯了幾乎相同的語文大忌,拿引言「開刀」,自可舉一反三矣。

要說的是這段「引言」﹕語文4

一名年僅16歲的黑幫「小頭目」,被父母發現加入黑社會後,遭安排赴英留學,冀兒子能遠離壞分子。小頭目昨凌晨相約「手下」到酒樓,設宴聚餐道別,同時推選「接班人」,未料警方去年底已派臥底滲透幫會,得知聚會詳情後展開部署,在凌晨待眾人齊集酒樓後行動,一網成擒,拘捕24人,成功打擊一個活躍沙田區的黑幫分支。

先說一字一詞﹕「 遭」和「未料」(不料)。

簡單而言,「遭」有被、受或遇上的意思,但有一個「特色」,「多指不幸或不利的事」。類似的解釋,附清楚說明的詞典有《現代漢語詞典》、《中華新字典》和《國語活用辭典》等;沒特別註明卻在例句中清楚顯示這個意思的有朗文《中文新詞典》和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要「反駁」的話,或可找來《辭源》,不過其中解作「遇」的例子,如「遭先生於道,趨而進,正立拱手」(《禮.曲禮上》),其實釋義和用法略有不同。細味就不難發現。

回看「引言」那句﹕「遭安排赴英留學」,怪不幸似的。當然,在「小頭目」看來,可能確是如此;除非記者也深表同情,認為這個「小頭目」有遭受「被安排」離開香港的悲慘況味,否則就不宜甚至不可用「遭」。接下來,說「未料」警方派了臥底,結果小頭目聚餐並選「接班人」時被一網成擒。不管是「未料」還是末段的「不料」,都有「不幸」之慨。這段引言和內容大致相同的末段,就是錯用了字詞,令被捕的「小頭目」予人值得同情的感覺。是「無心之失」還好,否則有「教壞細路」之嫌,那就糟糕了。

遣詞用字不當外,兩段文字的造句一片混亂。「小頭目」被父母發現加入黑社會再被安排赴英,沒問題,但接著「冀兒子」什麼什麼,究竟是小頭目希望自己的兒子,還是小頭目的父母希望這個小頭目兒子什麼什麼,按文理,要「猜想」才知道;如此含糊不清,就不是好語文。同理,跟著說未料警方已派臥底,明顯是「小頭目」及其「手下」,但接著說「得知詳情」的卻又不是這個幫會的人。主詞混亂而致要表達的意思不清晰甚而一塌胡塗的句子,小學生也不該犯了,竟在一段文字中一犯再犯,實在難以想像。

盡量不動大手術,試作如下修改﹕

一名年僅16歲的黑幫「小頭目」,父母發現加入黑社會後,安排赴英留學,冀兒子能遠離壞分子。小頭目昨凌晨相約「手下」到酒樓,設宴聚餐道別,同時推選「接班人」,未料卻不知警方去年底已派臥底滲透幫會。警方得知聚會詳情後展開部署,待至凌晨幫會眾人齊集酒樓後採取行動,一網成擒,拘捕24人,成功打擊一個活躍沙田區的黑幫分支。

漢英雙語《現代漢語》

漢英雙語《現代漢語典》

《中華新字典》

《中華新字典》

朗文《中文新詞典》

朗文《中文新詞典》

《國語活用辭典》

《國語活用辭典》

《辭源》

《辭源》

語文

語文笑話

語文程度

「導演,這次《隋唐英雄傳》我能演個角色嗎? 」

「宇文成都怎麼樣? 」

真討厭,語文程度不行就不給人家演嗎?

(宇文成都,《說唐》、《興唐傳》等隋唐小說中所描繪人物,史實中並無此人。)

x    x    x    x

飛機、動車

某大齡剩女在一次相親上拐彎抹角地打聽男方家底:「你最經常用的交通工具是什麼?」

男方回答:「飛機、動車。」

女方覺得男方屬於高檔商務白領,遂嫁之。

婚後卻發現男方是個民工,騎一輛破自行車上下班。

女怒道:「當初你居然騙我!」

男茫然答道:「沒騙你啊,我說的就是非機動車。」

x    x    x    x

字數

鳴人那一代的小時候(當時宇智波家族還在)要寫日記,老師規定要200字以上,當時四人一組,有小組長檢查字數。

和鳴人同組的有牙、雛田和佐助,其中佐助寫到「今天下午一回家就和哥哥練習手裡劍,一開始只是瞄準哥哥扔,因為老打不中(打中還得了!),到後來就開始用手裡劍射哥哥頭上的蘋果,射了一個又一個,射了一個又一個,射了一個又一個……」

組長牙數了數還差5個字,於是佐助又在後面加了一句:「終於射完了。」

 

蛇瓜

蛇瓜1蛇瓜2這種瓜,首知首見,在沖繩。名為蛇瓜,貼切不過,另有別名為蛇絲瓜、大豆角、蛇豆、豆角、黃瓜、蛇王瓜等等,都不及蛇瓜來得簡潔傳神。

這種瓜,除了食用藥用,原來還有人培植作園藝觀賞之用。我試將拍回來的原圖調黑,無妨想像一下,天昏地暗時走在這片瓜棚下,不嚇死也暈得一陣陣。要我試,真要講句「咪搞我」。

提起蛇,倒想起一些與蛇相關的粵語,翻開《廣州話普通話詞典》(香港﹕商務印書館,2008,頁332),竟有「蛇仔」一詞是我之前未聽過的。至於「蛇竇」,詞典倒也沒有提及這個香港「特產」,在中環工作過的,大概都知道有一個供人「蛇王」透透氣時喝杯奶茶咖啡吃個菠藣包的地方。當然,「原址」細小逼仄,才夠傳神。

蛇瓜3蛇瓜4其實還有一個有蛇字卻難以跟蛇拉上任何關係的詞,是為「蛇瓜」,但此瓜大約要讀作「瓜哇切」guare。據說來自英文 scare 一字,有驚怕、慌張、細膽、騰雞之意。假如真的要我在昏暗之時在滿生蛇瓜的棚下走動,嚇得死去活來時,你在身旁或許會說,「咪咁蛇瓜啦,乜都自己嚇餐死!」

士多、的士、巴士等等,都是由外來語近乎音譯而來,現已通行,就是入文,早已不算是難懂的方言俚語。語文就是這麼回事,東借西迻,「活學活用」,這才更添姿彩活力。

文.語

香港推行的語文政策是「兩文三語」。問我可懂中英這兩文,我當然會說懂;至於廣州話、英語和普通話這三語,我也當然會說沒問題。一旦要「官方考核」,我可能只有一項就算通不過也敢提出上訴的可能。

關於語和文的討論,甚或爭議,很多很多。香港最近又來了一個「粵語非香港法定語文」的拗撬,是無風起浪,還是「有心人」藉試水溫,我不敢也不想再推測。但回到語文「本位」,區家麟這篇〈方言與槍炮〉確實寫得言簡意賅。全文好在擺事實在前,不疾不徐「說理」在後。言之能成理,不是你說了算;沒事實根據,詞如何強,沒理就是沒理,最終也只能落得「強詞奪理」之譏。

運用流暢的文和語,我只有中文和粵語。中文,也只是語體文或曰白話文,語中的粵語,自是廣州話。我一直很羡慕別人能中英文俱佳英粵語普通話「辯才無礙」,得知有人更能運用多國語言,簡直有「神乎其技」而有「無地自容」之慨。區家麟提到那些「精通八國語言」者,原來是「別有原因」。此說可稍釋我懷,所用者不過是我不知的事實。當然,我不會因而變得聰明而一下子就可自稱「精通」多一國兩國多三兩種語文,但起碼知道那些「數字」是什麼回事。其實,此文的事實也不算什麼,只是我孤陋寡聞而已,區家麟的結論才重要也緊要,值得細味﹕

一 個潮州人來到香港,他懂粵語、懂普通話,也聽得懂閩南話,又懂說英語,語言能力按理應接近歐洲人所謂「精通五種語言」的水平。中國方言差別極大,廣東人、 四川人與上海人,基本上不能以方言交談,全賴頑固少變的方塊字,不單令十三億人能溝通,數千年文化一脈相傳,到今天我等南蠻,仍能以粵語誦讀唐宋詩辭,細 味古人的溫情暖意,感受千古絕唱之鏗鏘聲韻。中國人的文化認同感千年未變,大一統思想根深柢固,中華獨有的方塊字是主因。

所以,那些連廣東話上海話也看不順眼,擔心地方意識抬頭,甚至害怕「分離主義」的權貴們,請不必憂心,一天我們仍用方塊字,大一統的向心力會延續,放心。

兩則不容錯過的留言

寫〈年乜人〉時,我只讀到敬文的留言,認為「年輕」「年青」才是「爭議」重點,無妨再補充。至於施政報告那幾句又「讓」又「的」的話,差不多一面倒認為是不堪的中文,我雖另有看法,實已無再論的必要。沒想到稍後再有 Allen 的留言,分析詳盡具體,比我的原文更有參考價值。我自然受益不淺,只惜這個網誌收視低,最有必要看到的人未必看到。

為免更多人漏看,錯失那兩則留言,不如抄下來,也可借他人的學問,光耀自己的「網誌」,未嘗不好。

x    x    x    x    x

敬文﹕

語文運用很欺人,尤其語意帶彈性的中文。語境、語氣不同,語意表達效果謬以千里。
關於「年輕」、「年青」,對錯本來很分明,不過留了一條可能會「約定俗成」的尾巴,那大家走着瞧吧。
「的」作代詞用自無不可,不算錯,用得好或差就見仁見智了。
唯有「讓」的運用最惹人爭議。首先,加上「讓」,就有施受的關係,令人有不平等的感覺。再者,「讓」是謙詞,虛心的人謙遜而行事,是道德表現,而句子便成 了豪情狀語,並給人勇於承擔、誓要實踐諾言的感覺;反之,失德的人說讓,就會給人倨傲、作態的感覺,縱使實行也好像變成施捨,而句意更也顯得輕浮、空洞, 流於口號、交差式的遁詞。是次報告用語受批評,恐怕由此而起。

個入淺見,請老師指正。

現代漢語詞典,跟「人」搭配成詞的只有「年輕人」,暫時未見「年青人」。

x    x    x    x    x

Allen﹕

所謂「有需要的」,其實只是英文「the needy」一語的硬譯(連「直譯」也夠不上)。「needy」意為「缺乏生活必需品、貧窮」(《牛津》釋義),加上定冠詞,意指此類人,故此語的含義直 截了當就是「needy people」(《朗文》特地標明),也即「窮人」。
香港特首的文字幕僚,連查閱詞典的起碼功課也懶得去做。
特首本人,則是有意如此措詞,翻譯之正誤、巧拙,在他只是餘事。對此我雖無證據,但特首歷來的言辭、文章之中,足資佐證的材料已多到罄竹難書。
茲抄錄香港學生最常用的兩部詞典(網絡版)如下。

《牛津高階英漢雙解詞典》(第7版,雙語版)

needy
/ ˈniːdɪ; ˋnidɪ/ adj (-ier, -iest)
lacking the necessities of life; very poor 缺乏生活必需品的; 貧窮的: 【舉例】a needy family 貧窮的家庭 * food for the poor and needy 窮人的食物.

《朗文當代英語詞典》(第6版,英語版)

needy
need•y /ˈniːdi/ adj
a) having very little food or money
【舉例】 a needy family
b) the needy
= needy people
【舉例】 money to help the needy
needing and wanting a lot of love and attention

由此可見,「Support the needy」,就是「扶助窮人」;若要使行文典雅,可以說「濟困扶貧」,如此簡單的一句話。

再者,「Support the needy」是主動式說法,「support」這一動作的行為者,就是說話者或寫作者本人,必須承當責任。
把它變成「讓……得到支援」的被動式說法,就是略去行為者,使之不指向具體的人,說話人不須負責任。特首的意思,大家應當明白;叫誰去support 香港的窮人,聽眾不妨各自表述,但不是梁特首的政府應當負責。

「讓有需要的得到支援」,這樣蹩腳的中文,只好說是粗通中文的鬼佬說出來的半生不熟的中國話。香港特首就算是喜好學舌,也應當搵一個像樣的對象來學。
華人講英語、寫英文,也會有夾生而不通順的措詞造句,但以英語為母語的人不會奉為時髦、引為規範,更不會放在政府首腦口中,在施政報告中鄭重其事說出來。
香港中文一日日敗壞,青年學生受害最甚,每日每時遭受報章、廣播、電視中劣質中文狂轟濫炸,長大後很難改正。成人後若任職於傳媒業,受害者就會變為加害者,再去毒害下一代讀者和聽眾,遂使謬種流傳,以至無可挽回。
政府中的說話人、寫作人,是地位最高、影響最大,流毒也最廣的文字語言加害人,儘管自己也許曾經受害。
至於梁特首,則是刻意學舌於中共,以圖獻媚表忠,蓄意運用語文偽術來愚民欺世,以售其奸。他不是頭腦簡單的人,並非中文不濟而已。

稍候.稍後

「區聞海小記」在〈我試「民間全民投票提到「別字」問題,「『請稍候……』訊息有別字變成『請稍後……』」,可能有人不明所以。

「稍候」和「稍後」,都可獨立成詞,沒所謂別字問題,只視乎情況而定該用哪個才最適合而已。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分成兩個詞條來解釋,先抄錄如下﹕

【稍候】稍等一會兒。《紅樓夢》第十六回:「鳳姐且止步稍候,聽他二人回些什麼。」

【稍後】在短暫的時間之後;等一下。如:「新聞播報完畢以後,主播常會說:『稍後請繼續收看氣象報告。』」

按這種解釋,「稍後」也有「稍等」的意思,那麼區聞海提到的別字,似乎不成問題。其實不然。

區聞海寫得籠統,只能猜想他沒遇上「塞車」,也即接通了那個投票網站,可以投票了。只是因為過程並非簡單至一點即成,而要作多項程序選擇,需要稍等一會兒才可看到和做到。這個「稍候」不能間斷,否則要重新登入那個網站,可能會遇上「塞車」,接不上,要「稍後」再試。

分別就在這裡了。我也是猜想的﹕若遇上「塞車」,未能登入那個網站,這是今時今日經常靠網上或電話處理事務所難避免的「人生憾事」,「電話未能接通,請稍後再試啦」。區聞海所說的投票網站,遇上同樣未能登入的情況時,會否「照顧周到」至也顯示「請稍後再試」呢,若有,用「請稍候再試」就不適合了。這個「稍後」,可以先關掉電腦,「後」至吃飽一頓飯,或看完一套電影,總之在投票時限之前再試即可,算是可以自行選擇和「控制」時間。

至於登錄成功後出現如「數據讀取中,請稍候……」、「正在搜索,請稍候……」之類,除了不能離開而等「候」之外,可說別無他法,否則又要重新登錄;如此情況下,就只能用「稍候」了。

看,不過是小小的實用語文問題,就花了不少筆墨去解釋了,更大更「抽象」如「中文是否理性語言」等問題,又怎可三言兩語就解釋清楚呢。當然,有人也如區聞海那樣,一句話一篇短文「寥寥數語」就帶過了;他們大概認為那樣已清楚明白不過,根本毋須長篇大論引經據典去詮釋。我「多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