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化.洗腦

愈來愈覺得,社會學很接近文學,雖然社會學有很多分科,涉及政治、教育、心理,等等,等等,卻沒有文學社會學,當然,也無哲學社會學。哲學嘛,廣義而言,是萬學之母,沒有文學哲學或哲學文學,其實文學不可能沒有哲學;同理,沒有哲學社會學或社會學哲學,也難以撇掉社會學與哲學的關係。

又來個當然,文學也幾乎與哲學一樣,是萬學或人生之根本源。2 x 2 = 4,是數學,跟哲學尤其文學無關,也可以無關;但只管二二如四、二加二等於四,如此活一輩子,肯定不悶死也發瘋而死。

為什麼會悶,又怎會致瘋,文學作品哲學沉思中或會有答案。不一定直接得知。文學哲學都要細味沉思,都磨人。想想,戀愛時戀人何嘗不是如此磨人;卻又有誰不「樂」在其中。

又扯遠了。以我知少少扮代表的說法,社會學之「出現」,也多少有點「巧立名目」;這也是不少「新」學科之能創立的原因。問我,有社會學好嗎。我現在可以即時回答﹕好;非常好。

我還有一個提議,將社會學的一些研究內容納入通識課程,更好。哪些?

社會化。

什麼是「社會化」,維基百科中文版相對英文版 Socialization 而言,不管什麼「參見」和「參考書目」,就只有這些「內容」,簡直令人失望﹕

社會化(英語:Socialization)是一個廣泛應用於社會學、社會心理學、人類學、政治學與教育學範疇的名詞,意指人類學習、繼承各種社會規範、傳統、意識形態等周遭的社會文化元素,並逐漸適應於其中的過程。對個人來說,社會化是學習同時扮演社會上不同的角色的過程。個人社會化會受到地區文化的影響,因個人的成長背景,社會化的過程、內容也會隨之改變。

促進社會化的社會組織包括﹕學校、青少年中心、教堂等社交場合。協助社會化的媒體包括﹕雜誌、電影、電視等。因為它們傳播著一些大路的文化價值。

有興趣的,大可參考百度百科,比我在社會學教科書中讀到的介紹還要詳細。要精簡,不如看來自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的說法﹕

經由社會的薰陶與訓練,一個人漸漸擁有為社會所認可的品格與行為的過程。

簡單。直接。真。

根據這個解釋,不難想像,所謂「國民性格」,是確有其事且必然如此。聯想一下,這何嘗不是所謂的「洗腦」過程。

社會化其實是全球社會「各自為之」的事,原理不難明白。礙於年紀和人生經歷,中學生未必能完全明白或體會。到了大學,該可以了。

社會化由出生到老死,大致是學習過程,在佛學中可以找到彷佛的說法。文學作品隨處可見,但未必言明。社會學尤其社會化方面的論述,根本就是畫公仔畫出腸,有根有據盡道過程與原委。作為通識,誰曰不宜。

廣告

這些「是什麼」

時間過得真有點快,去年在書展撿到三種由北京大學出版社出版的書,可謂一讀傾心,有點後悔沒多買幾種。匆匆一年,今年書展最想找到的,就是這系列的書。幾乎在疲乏不堪和颱風快吹近香港的交逼下,才來到這間出版社的攤位,隨便瀏覽了一下,發現這套叢書,就翻也不翻,將沒有的都要了。

對,就只能找到這六本了。回來才知道這套叢少說也有廿六種,我只讀過有關經濟、心理和邏輯的,這次找到的,也算是自己頗有興趣的題目。略翻了一下,就先揀《教育學是什麼》來讀。

先看作者簡介,即時給那些馬克思主義呀、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呀等名稱弄得眉頭一皺。幸好沒有丟下不看。

一如之前讀過的,深覺這套叢書確是寫得很用心。特色之一是,叢書都由各科的「專家」撰寫,而不是翻譯的,內容更是「度身訂造」,專為中國人而寫,而且很有時代特色。希望不是穿鑿附會,除了每科知識外,我認為更可藉此多了解國情。

以這本《教育學是什麼》為例,我在所讀的六分一內容中,主要看到教育學的本源。實在沒想過,培根、盧梭這些響噹噹的哲學大家,竟然也對教育學有很大的影響。之前讀的那本哲學家簡介《我思故我在》,就簡略提過這些人和代表作,而那些相關著作的主要內容,在這本書中即有較詳細的介紹。作者不斷強調的,不是強行灌輸的方式,而是引導孩子自行發現學會知識,更要在有興趣和愉快的情況下學習。這不都是我們今天積極提倡的教學模式嗎。

叢書有〈閱讀說明〉,清楚列明對像包括中學生、大學生和人文社會科學愛好者。我認為中學生讀來可能略嫌過深,自學難免吃力。其實最宜通識科教師參考,瀏覽一遍整套叢書,有個底,教起通識來,相信無往而不利。

我嘛,作為愛好者而讀,毫無壓力,自是讀得更輕鬆愉快,還可在這裡胡吹一下內容感相,更屬人生快事一件。

食翅有罪嗎

2012年1月13日《明報》A15

這幾年,魚翅成為全球大議題。香港似乎尤其火烈。

人人喊打的氛圍下,我倒不時吃翅。

真是後知後覺。托工作之便,我吃過不止一次大盆上的「群翅」。從小到大,「飲宴」時我對那小碗的翅興趣都不大。能吃到那樣據說可抵上一晚海鮮家禽美蔬價錢總和的魚翅,是令人眼球發光的「盛宴」,你添我添,我搖頭 ,是「異類」。那時,還沒響起吃翅是「罪過」之聲。

好多年沒去過婚宴什麼的,也即,好久沒吃過魚翅了。我說近年愛上了的「翅」,是快餐店的碗仔翅。不賣廣告。

碗仔翅。我覺得比魚翅好吃多了。

我不懂吃之道,稍知我者都知道;但也不致將魚翅當粉絲。提倡「無翅宴」,我自然不反對。但看到這個廣告,我又覺得很有意思。

我即時想到的是,媒體大可跟進,這更是很好的通識材料。

「食客需要,不能沒有。」對鯊魚太殘忍的大前提下,這理由實在太「牽強」,輕易即可駁倒。

原來「魚翅在業界內外一致共識只是副產品,魚肉才是漁民捕捉鯊魚的主要收入,割鰭棄鯊行為極少發生。」真的嗎?

很多事實可以查出真相的。這個,傳媒似乎沒有或甚少做過和披露過。

我聽過鯊魚骨粉什麼的可以醫治什麼什麼之類,跟這個可以扯上關係嗎?鯊魚肉,我沒吃過,也很少聽人拿來弄菜餚。不過,我也找到吃過的人,說是不好吃,肉粗糙,而且很腥;最大「優點」是便宜。

由這樣一則廣告,其實可以引發不少討論。單是事實一項,就值得重視。做通識題,大可不用考慮「政治正確」這類問題 ,大可少了好些無謂爭拗。

這個「反擊」廣告不錯啊。

輻射出常識

2011年3月30日《明報》A2

日本的核危機,已不是一國之事;說全球無人能置身事外也無不可。

地震海嘯連同核危機,產生了很多感人的故事,也難免有「愚蠢」的。搶鹽,大概已被「定性」為毫無常識兼荒天下之大謬的世界之最的愚蠢事件,因而出了一個人人愛用兼笑個不停的名詞,「盲搶鹽」。哈哈哈,笑死人。

真的那麼可笑嗎?謠言不足信,只因信者毫無常識?

核電已不是新生事物了。核電意外大事故也不是今年才有的了。只因兩次不為多?而且多是與己無關,更是事隔多年,可以當沒發生過一樣?今次,認真大件事了,才一下子醒覺過來,才大翻舊帳,才懂得認真「檢討」核電有什麼害處?核能發電是錯,真是大錯,現在才知錯,恐怕有點遲了吧。不數全球已有多少核電站,單是日本,一個已「足以致命」,跟著下來,其實也不用再算,也無謂多想了。

,不是杯。鎗,可以寫作槍;都是同一樣東西。同理,,不也可以寫作杯,或用金屬造的杯,不也可寫作嗎。不要亂來,荒言,不要那麼沒有常識,胡言亂作。

那天中午,聽電視主播用「顫音」講述「5克足以殺死全人類」時,不能不有點「震驚」。到了晚間新聞,仍是這樣報道。似乎沒有人出來說是謠言啊。這是謠言的話,「愚民」大概可以搶作防護的東西不多,只合傳媒搶作新聞。

翻看「元素周期表」,原來不屬於「人造元素」,但全球究竟有多少人知道是什麼,更遑論見過了。原來早在1970至90年代,美國就有過的毒性討論。參與者似都不是「無知婦孺」。如此「經典故事」,現在似乎已可拿來作「笑談」了。

究竟「5克足以殺死全類」該取笑,還是「咖啡因與的危險性相若」該相信呢。原來就算吃進肚中也不怕的,因為胃部不能消化,大多會隨便溺排出出體外。不過,由肺部吸收後,再入血入骨或其他器官,又作別論了。那麼,該如何看待「」呢。

忽然間,杯不是杯,而呀,鈾呀,銫呀,究竟是什麼,就像海嘯,洶湧而至,該列入一般知識、通識、專門學識,還是常識範圍呢?知道它們的禍害好,還是不知道好呢?知道之後,再論其好其禍,然後笑死好,還是嚇死好呢?

市民不用怕,不用驚慌。也即可以處之泰然了吧。到人人都放軟手腳,會否忽然又好像煞有介事,要人人設防,小心戒備。還記得沙士事件嗎,還記得禽流感嗎?先是沒事沒事,然後全民像幼稚園學生學習如何洗手,怎樣戴口罩;該吃雞不吃,殺雞不殺,統統,一時都成了「急口令」。

沒事的,按我的說法。核輻射要來,就是輻射,不是照X光,含含銫含鈾,還是含金含銀含著金匙,總會由海陸空這裡那裡鋪天蓋地而來的了,正應了那句「無可逃於天地之間」,還有什麼分別,還用怕什麼呢?

這種話,政府高官,時事評論員,核能專家,等等,一大堆,誰夠吉屎站出來講呢?

取笑別人太容易了。站在科家面前,「通天曉」的傳媒也在不知是無知還是有知地散播謠言啊,是嗎?也有人說,以「常識」來看,這就不足信。沒查究就急急報道。急什麼呢,又鬧笑話了。不過,政府一旦公布遲了兩天三天,說是要有更確實的數據,即成為「死罪」。

誰最清醒呢?大概就是在事後取笑別人「毫無常識」的「智者」吧。這些人總是在事後什麼都懂,事事都能有條不紊不慌不張應對。只惜他們都未能「及時」挺身而出,救萬民於水火之中。

(相關報道﹕天文台﹕料不會飄至香港(plutonium)小知識「5 克殺全人類」   謠言滿天飛。「傳言不逕而走」,「不脛」錯成「不逕」,不知該是值得原諒的無心之失,還是文字傳媒人不該犯的錯呢。似乎也可列入這個範疇一併討論。)

採自漢英雙語《現代漢語詞典》,外研社,2002年11月第1版。

通識,通識,通通唔識

最近網誌間有一個笑柄,來自一個名為《我通我識》的電台節目主持人。這個節目的主持人在wordpress 也開了一個網誌,大概為了收視,就四出留言,以期得到好好的「回報」,成為網誌收視「十大」之類。

有幸成為這個節目主持人留言之「誌」的,我想都不是「泛泛之輩」,起碼網誌本身有不低的收視和留言率。我這裡,自開博以來,歷經數月,點擊率一向極低,到今天,得過兩次垂青。也即是說,我大概有過兩次「不低」的收視。

「謝謝分享!」「挺有意思!」是經常看到的留言。聽說,有一個網誌的網主自殺了,《我通我識》的留言是「一路好走」之類。或許有一天我也活得不耐煩,自行了結,或是病體支離,忽然一命嗚呼,收視突增,這個「小馬哥」也會一如今天那麼賞面,來一句「挺有意思!」我在魂歸離恨天之前,還能短暫逗留,看一下人間盛世,親友慶祝之餘,捨與不捨之間,看到小馬哥這等留言時,定必開懷大笑,會一路好走的。

「通識」是忽然在香港紅起來的物事。就像「忽然愛國」一樣。「通識」是什麼?希望不是不用管你寫了什麼說了什麼,只用留一句回一句「謝謝分享!」或「挺有意思!」就如孫悟空目空一切,在五指山下撒一泡尿,寫上一句「到此一遊」,就以為海闊天空任我行,通識通識通通識,目的已達了。

莫說人情練達,連普通的人情世故都不懂,還談什麼通識,真是「教壞細路」。說來,這何嘗不是「忽然愛國」的活學活用版呢。

我曾跟小學生說,你們知道「尊重」的意思嗎,不單要尊重別人,也要學會尊重自己。

小馬哥,這篇你會看到嗎?你會認為是「挺有意思」的意見嗎?你會在你的節目中談一下這個意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