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理

2013年10月9日《明報》D5

2013年10月9日《明報》D5

這是一篇有關情、理之辨的文章,明顯是「傾情」之作,「道理」不算新,倒是值得細思慢想。

所謂「傾情」,是較傾向情(feel)那方,認為理(logic) 要先擺埋一邊。說這篇文要細思,因為一不小心,會為情而失理。文章為某個目標而寫,難免較傾向那個目標,有點像辯論,站在反方,就處處為反方找理據,明明正方有理,也「暫時」置諸不理。近年,香港出現不少所謂「討論」或「辯論」,往往是有意或無意間出現這種「Put aside logic. Do what feels right.」情況,有點不近情理。

「依賴道德的關懷,並不保證我們不會犯錯,但正是因為關懷,我們才會『知』錯,才會運用批判思考,矯正錯誤。」「道理」是不錯的,但「知」道並「懂」得運用和實行,其實很不易。孔子說過一句話﹕「汝安則為之。」可供參照。

什麼是「安」如何是「right」,該用「情」還是「理」去衡量,窮一生也可能不知如何是好;何況未必人人會去思考願意去實行。小心啊。

(忍不住又拿文中一句有歧義的話來「調侃」一下﹕「曾答應服侍她的女黑奴,永遠不會把她和她的兒子Harry 賣掉,……」是她要服侍女黑奴嗎?)

廣告

論證與邏輯

〈好書〉時,將書中兩頁內容上載,不是有頭沒尾,就是沒頭沒尾,雖引起一些人的興趣,但似乎也帶來誤解。為免對原書作者不公平,還是將兩課書的內容完整上載,有興趣的可以點擊放大細讀。當然,作者跟著還介紹了歸納法、類推法和作駁論的要領,這裡不再引述和上載了。

誠如作者說,「一切文章的議論,雖然不能違背邏輯的法則,但形式上決不會呆板的墨守三段論式。」(頁27-28)「任何一個思想(即使一句極單、淺近的話),也必有它邏輯上的依據,倘經不起邏輯的檢驗,立足點便不牢固;不過形式上有時是三段皆備,有時只舉一部分,而把其他的部分省略了而已。」(頁32)都是為文讀書者該注意的事項。

還有,可能有些人不時會犯的錯誤,或是試圖借此蒙混過關的,大概因為不懂邏輯或可能是深懂個中妙處而造成。這也是作者在演繹法一課中最後要人注意的地方﹕

最後,我們要特別注意,凡用來作大前提的,一定是世所公認的原理、原則,或是權威的思想、學說,否則必先加論證;若不加論證,即直接提出,聽者是不會同意的。(頁32)

論證1論證2論證3論證4論證5論證6論證7論證8論證9論證10論證11論證11a論證12論證13論證14

 

心理學家研究的推理

《心理學是什麼》(北京大學出版社,2008年11月2版3刷)第四章是〈人類最高級的心理活動——思維及其研究〉,好感性;還是理性?說思維,不能不說推理;推理,更不可能不說邏輯。「推理,又稱邏輯推理,是指從已知條件推導未知結論的過過程。」(頁225—6)誰說不宜;例子有的是。

不久前讀了同一出版社的《邏輯學是什麼》,對於以上解說和所舉之例,自是不難明白,甚而覺得有「濕濕碎」之感。不過,跟著下來,竟有「心理學家研究的推理」之說,自是「格外留神」了。讀畢,啞然失笑。

要概括原因,可用那個用爛了的四字詞﹕開卷有益。

或曰,推理就是推理了,分成「哲學家研究的推理」和「心理學家研究的推理」,不是考立名目是什麼。

不是的。

有謂「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果然沒錯。心理學該是洞明世事的學問。哲學家研究的推理,說是絕對理性的推理,似無不可;但「竟然」有心理學家研究的推理,可說是對邏輯學者的「當頭棒喝」。是,這是我的解讀。

根據這個解讀,無妨擴而大之,向「太理智」的邏輯學家甚而哲學家進一言,試圖「推翻」宗教,實是枉然之舉。

說是枉然,已是客氣的說法。要推倒「宗教」,其實就是「非人性」的行為。

說這個「觀點」前,不能不先抄以下的說法,否則可能會引來即時「衝動」之思之言﹕

推理本身就是一個爭論不休的議題,……因為推理是我們在問題情景中披荊斬棘時必不可少的一把利劍。(頁229)

又在抄錄其他研究成果及理據之前,這段話也該抄錄下來﹕

早 期的經濟學家假設人會在充分考慮得失之後選擇對自己有最大利益的決定,也就是說人在作決定時是非常理性的。但是,這並不符合我們的常識,生活中莫名其妙的 選擇是經常發生,要不我們就不會有所謂「衝動」、「緣分」、「昏了頭」之類的詞匯了。心理學家發現我們在作判斷和決策時會因為考慮的角度不同而作出不同的 選擇。(頁229—30)

要補充的是,我們或會認為,以上所說的「判斷」和「決斷」是一時或即時的,容不得周詳考慮,而且一旦作出「選擇」後,就不會不能改變。我的理解是,也不一定。

宗教之有,就算不是絕對來自非理性,也很大成份是如此。非理性,根本就是人性的一部分;對某些人而言,可能是很大一部分,更是賴以生存的部分。抽掉這部分,就如,舉例說,人生中抽掉賭博,抽掉哲學,也即不容許賭博,不容許學習哲學,對某些人來說,成嗎?

推理,就算是最精密的推理,大概也推不出這個「理」來。就算推得出,我還是認為,不行,也不成。

省略‧韻味

邏輯學中有所謂直言三段論,我偶然會拿來玩文字遊戲,可惜因為學藝不精,往往未能得心應手。

所謂直言三段論,《邏輯學是什麼》(陳波著,北京大學出版社,2010年8月第2版第3刷;第1版可在這裡找到)這樣定義:

由一個共同詞項把作為前提的兩個直言命題連接起來,得出一個新的直言命題作為結論的推理。(頁146)

很簡單吧。才不是呢。規則多的是。一二三四五,基本就有五條,說是「用它們就足以把有效的三段論和無效的三段論區分出來。」其實還可據此推出另一些規則。一提規則,又不免頭痛起來,實在沒法。

不談這個了。常常覺得,邏輯呀推理呀,日常生活中可謂無處不在,沒察覺,大都因為並非有板有眼以規範的形式出現,有些更是省略了某個部分,未必一眼即可看出來。本書就列舉了三種省略形式,不妨抄下來(頁156):

(1) 省略大前提,例如有人在談到克林頓的緋聞時說:「克林頓也是人,他也有七情六欲嘛。」他說的這兩句話之間實際上有推理關係,而這種推理關係的建立需要補充另外一個大前提:「所有的人都有七情六欲。」

(2) 省略小前提,例如「大學生的主要任務是學習而不是賺錢,所以你目前的主要任務也是如此,不要本末倒置啊!」這裡一眼就可看出,省略的前提是「你是一名大學生」。

(3)  省略結論,例如毛澤東說:「我們的事業是正義的,而正義的事業是不可戰勝的。」顯然,這裡省略的是結論:「我們的事業是不可戰勝的。」

本來,說明和舉例可以到此即屬圓滿,再談別的,沒想到作者竟在毛澤東的例子之後,扯到修辭學,話不多:

從修辭上說,把這個結論省略之後,使那兩句話聽來餘音繚繞,很有韻味。

好端端的,何必多此一句令人倒胃口的話。

推理.推銷

學邏輯,學推理,學藝不成如我者,遇上一些解不通理不順的問題時,會當成好玩的文字遊戲,給自己透透氣。有時甚至另有浮想,飛到不知什麼地方去了。試看《邏輯學是什麼》(陳波著,北京大學出版社,2010年8月第2版第3刷)的兩個例子。

「紅了櫻桃,綠了芭蕉」,有點眼熟吧。加一些連接詞,就可以玩出不同的意境來,先抄下各種組合(頁54)﹕

櫻桃紅了並且芭蕉綠了。

櫻桃紅了或者芭蕉綠了。

如果櫻桃紅了,那麼芭蕉綠了。

只有櫻桃紅了,芭蕉才綠了。

櫻桃紅了,當且僅當,芭蕉綠了。

並非櫻桃紅了。

每個組合都有名稱的。例如第一類聯結詞叫做「聯言聯結詞」,由它們形成的命題叫做「聯言命題」;第二類聯結詞叫做「選言聯結詞」,由它們形成的命題叫做「選言命題」;第三類……。救命!本來想到,將這些句子拿來教小學生作句,說是變化萬千,學生學起來可能會覺得更趣。不過,看到那些什麼「聯言」、「條件」、「複合」等等名稱,我自己先就怕了,再跟學生一說,大概沒有幾個想聽下去。

罷了罷了。不如抄一個例子﹕

你必須學會使用電腦並經常上網。因為如果你不想成為落伍的人,你就必須學會使用電腦並經常上網;而據我所知,你根本不想成為落伍的人。(頁50)

像不像來自推銷員手冊的例子?

學邏輯真有用。既可「破」,破一些「妖言」;也可立,如上例,當職業技巧訓練。學得好,當高官時推銷什麼政制什麼遞補機制合情合理此,不致太出陋;就是學藝不精,幹曾特首初出道的老本行,推銷商品時套用一下,相信也可搵兩餐。

理由

有一個故事,我們或許並不陌生,講的聽的時候都曾當成是笑話。是這樣的﹕

古代,一家有祖孫三代。爺爺經過寒窗苦讀,由農民子弟考中狀元,做了大官。不料他的兒子卻游手好閒,一事無成。但他的孫子卻考上了探花。於是,爺爺就經常抱怨他的兒子,說他們家就他一個人不爭氣。但他的兒子卻說﹕「你的父親不如我的父親,你的兒子不如我的兒子,我比你還爭氣!」

故事轉引自《邏輯學是什麼》(陳波著,北京大學出版社,2010年8月第2版第3刷)(頁38),作者有這樣的解析﹕

一個人是否爭氣,主要看他自己的作為,而與他父親、兒子的作為沒有多大關係,因此,那位兒子所引用的證據與他要證明的結論「我比你還爭氣」不相干。(頁38)

經這麼一解析,我們或許會想到日常生活中,不時會遇上類似的情況。不如再抄作者的進一步解析﹕

這種「不相干」的錯誤有許多具體表現形式,它們都是以貌似給出理由的方式,行「毫不講理」、「蠻不講理」之實。(頁38)

作者舉了5項形式,我不完全抄下詮釋和例子了。如﹕

(1)訴諸個人,即以對論敵的品質評價來論證其人某種言論的錯誤。例如﹕「你們不要相信他的話,他因生活作風有問題受過處分。」顯然,一個人品質的好壞與他觀點的正確與否之間沒有直接的邏輯聯繫。(頁38)

(2)訴諸情感,即用激動眾人感情的辦法來代替對某個論題的論證。不論述自己的觀點何以成立,而是以嘩眾取寵來取勝,叫「訴諸公眾」。例如,「我所主張的只不過是大多數公眾的觀點,你反對我,就是在與公眾作對。不信你問一問在場的人?」……(頁38—9 )想想香港近期的立法會遞補機制爭議和外傭居港權問題,不就是一再翻版這種論證?

(3)訴諸權威,或者亂引權威,……例如,「愛因斯坦都這麼說,你竟敢不同意?」(頁39)

(4)訴諸無知,斷定某事如此的理由是沒有人說過它不是如此。例如,「我堅信有鬼存在,不然那些怪事怎麼解釋?」……(頁39)

(5)數據與結論不相干。有時可能是理由虛假,有時用了預期理由,或是推不出理來。這個不再引述了。

不要以為只是日常生活中「人少少」時才會出現這些蠱惑人心的伎倆,以騙取不懂拆解或一時迷惑的人,原來大政府大政黨大財團在「眾目睽睽」之下,一樣會使用,或許以為人人都是蒙童,又或有「博大霧」的僥倖心態吧。

不過,看到那些挺身講出真相的人,不時受人指罵,成為眾矢之的也即「乞人憎」者,又覺得仍愛操弄此道者,也不是毫無把握的。思之難免黯然。

批判思考乞人憎

乞人憎者,討人嫌、惹人厭也。

(1)常運用批判思考方式討論乞人憎

(2)荒言偶用批判思考方式跟人討論

(3)荒言討論時偶然乞人憎

以上三句談不上嚴謹的邏輯推論,也非文字遊戲。第一句是我的觀察,第二句是實情,第三句是實情也帶有猜想成份。

還有一些體會,有深,有淺。我算是學過一些基本邏輯,嘗試念哲學,自我感覺尚算良好,不敢說有成績。理性地說,其實是失敗了;所以我放棄了,又死心不息,仍愛批判思考之道。只好偷偷看,偷偷望;結果依然是糊裡糊塗,左批右判多轉一些彎就昏頭昏腦。

因此,我憑觀察,覺得有人不愛學邏輯,有時說話辦事沒有邏輯,更不愛講邏輯;尤其認為愛講邏輯愛批判思考老是擺出一副愛講道理架勢者令人討厭,也即乞人憎。

也有人沒學過什麼邏輯不管批判思考是什麼,但談話辦事很有邏輯,論事很懂得依理判斷是非曲直,不會人云亦云。所以,我認為有些人天生就有邏輯性,不學而會,不怕跟人推理論事,自然也會乞人憎。

有時會覺得,有理也不一定能走天下;原來有些情況無理可言,或說難以理喻。對了,既然有「難以理喻」一詞,就知道不是事事可用理解說解決;有時用「倩」更好。談情時尤其有理難言。

還有什麼是難以理論的呢?大概最難處理的是信仰問題吧。我愛相信墨子兼愛那一套,你用什麼理論跟我解說那一套不好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我還是要信的。你再批判再解說,也只會討我嫌而已。

所以,深懂批判思考之道也未必是好事,乞人憎即為其一。老是在對錯之中考究,樂趣固然有,也難免有場景不對之時,弄出不愉快氣氛,也就變得不歡而散了。此所以我本已有不少乞人憎之處,例如像現在,長氣兼廢話多多,再加上這一項,雖屬偶然,但加上偶然,未必變成經常,也會令偶然減少必然增多了。

理智時,我偶然連正確思考也想稍停,只作胡思,不欲討論,求其清靜就好。

(本文因為網友W. Wong 近日討論批判思考教育而引發,目的在自況,無意討論;文中有些地方也經不起辯論,而且帶有主觀及調侃味道。註明一下,免生枝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