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斜

一直以來,都聽說居室最好避免西斜。所謂西斜,就是西下的夕陽;也即「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落日。

西斜不好,沒聽說是因為風水問題,無非因為夏天臨近晚上仍受日照會很熱很熱,熱得難受,就是開了冷氣,也特別耗電。這次搬家,選了新界村屋,無疑領略了西斜的力量。

只住了一個多月,漸入夏天,還未感受到夏日炎炎的滋味,也就無從數說夏日西斜之壞;只好偏心點,儘說好。

不說住了二十多年更早的住處,但說只住了一年多以日出為名的高樓,不能說「貨」不對辦,但「偌大」的居室,就只有一面有窗,管他可以多易看到日出,但三面環牆,連廁所也只能是沒窗的,成就「名重一時」的「黑廁」樣辦,晚上亮燈固然是指定動作,就是日間,不想在昏暗中洗洗手抹抹臉,最好還是亮燈。這還罷了,最令人難受的,還是潮和濕。

誰都知道,潮濕的大敵是太陽。不「遠」距離感受也不知道,日常看似陽光普照,但大部分時間日光照不到就是照不到,原來的濕氣未消,新的潮氣又來,日積月累,就只能是潮上加濕,發霉如何能免。新居四面環窗,雖然向東的那面是近隣,陽光還是遮也遮不住;當然,看有如蛋黃略帶紅黃光的日出,走到天台還是可以的,我不會做,哈哈。至於日落,只要不是密雲天,也不愁看不到。這也就是西斜的「力量」,可以多說幾句。

我從來愛天然光,能不亮燈就不亮,大門或曰廳中的大窗,幾乎就是面向西方,到底是四面環山的平原,難以看到紅紅的日落,但確能享受到西斜的陽光甚而是餘光。說夕陽無限好,其中一好就是不會熱烘烘,藉此看書,真是一絕。或許我仍未感受過盛廈之熱苦,對西斜的好感未免只覺其利未知其害;但能先嘗點甜頭,也未必是壞事,往後再算吧。

百度百科有「斜陽」條,試抄簡介和幾句詩詞,玩味一下:

傍晚西斜的太陽。 《東望》詩:「斜陽映閣山當寺,微綠含風月滿川。」元彭芳遠 《滿江紅》詞:「牛背斜陽添別恨,鸞膠秋月續琴心。」清黃遵憲 《養疴雜詩》:「竹外斜陽半滅明,捲簾欹枕看新晴。」

廣告

陽光

陽光

選擇這個區的新居前,常常聽到兩個忠告;就是入住了個多月,這兩個「不好聽」的「溫馨提示」仍不時入耳。不敢說別人只懂說三道四,但事實勝於流言,很多話,可以參考,不一定要盡信。

對,可以望到堆填區,說遠不遠,說近不近,清晰可見毫不美觀就是了。至於臭味,也領受過,不能說沒有,但比起經過圾垃收集站時嗅到的氣味,實在淡薄得多。可能我的嗅覺有點不靈光,沒有誇誇其談的人那種難受的感覺。這是個不識時務的感受,還是少說為宜。

最令人「擔心」的還是潮濕。現在正值秋天,說得上秋高氣爽,不用問皮膚,已知正在抗議太乾燥了,最好多塗一點潤澤的護膚品,否則癢呀痛呀甚而皸裂起來,那才夠你受啊。所以,到了春天潮濕季節才可領教那種如在五里霧中的「潮」流之勢。

其實由入住那天起,最不習慣的是陽光。先不要罵我在「晒命」說風涼話。清早才六時一過,陽光就照得一室都是。躺在床上,也不用轉身,即感受到太陽由山後一躍而出,直向你逼射,不拉上窗簾,睜眼固然不行,要再安睡一會也難。舊居也算是陽光充沛的居處,到底已失去了大片望不盡的遠景,陽光透窗而來,總覺隔了一層。現在全室雖只有一壁有透光的窗,無論房間或客廳,都偏向東面,陽光幾乎毫無遮擋就直射進來,老實說,很醒神。就是到了黃昏,太陽移到另一邊,幾座大廈的影子都清晰貼現在蒼樹上,室內仍不覺昏暗;可以遲遲不亮燈,很合我意。

不如將「最不習慣的是陽光」換一個說法,因為廁所都沒有窗,即所謂的「黑廁」。沒有窗的廁所,空氣自是不(大)流通,更「要命」的是,陽光沒法進來,要有光,幾乎非靠燈光不可,如何能習慣。

總不能什麼好處都要包攬的。這與知足與否無關。真要說,這就是人生,切切實實的人生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