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的預言

《中國報刊新詞語》(華語教學出版社,1987年初版)的「大躍進」條目中,有這樣的描述﹕

1958年中國共產黨領導全國人民為使工農業生產在較短時間內得以迅速發展而進行的一場運動。……由於缺乏建設社會主義的經驗,更由於毛澤東、中央和地方不少領導人在勝利面前滋長了驕傲自滿情緒,急於求成,誇大了主觀意志的作用,沒有經過認真的調查研究和試點,就輕率地發動了「大躍進」和人民公社化運動,使得高指標、瞎指揮、「共產風」等「左」傾錯誤嚴重地地氾濫開來。「大躍進」的結果,引起了國民經濟的全面比例失調。……(頁28—9)

到了今時今日,百度一下,更嚴苛的批評有的是。

再來看看Ross Terrill 在Mao: A Biograph(1980;《毛澤東傳》,人民出版社2010年10月第1版)中兩段描寫﹕

他在中共第八次代表大會上說﹕「從現在開始十五年以後,當我們變成一個現代的、工業化的、文化高度發展的強國時,我們可能會變得趾高氣揚,尾巴會翹到天上去。」這是一種奇怪的混合的感情﹕過分樂觀的預言,同時又意識到成功伴隨著陰影。

於很多中國人來說,「大躍進」的熱情主要是受到即將到來的現代化前景的刺激。鋼產量在十五年的時間內會增加八倍,會超過英國。小轎車遍地。(頁338—9)

毛澤東的「夢想」,後來才由鄧小平替他達成。他的預言在1984年改革開放之後約十五年大致實現。今日看來,中國的大城市,真的「小轎車遍地」。中國已躋身強國之列了,也同時「變得趾高氣揚,尾巴會翹到天上去」了。

近幾十年的發展,倒真給人「大躍進」的感覺。毛澤東的預言確是實現了,只是推遲了近三分一個世紀。

如果——雖然歷史沒有如果——大躍進之後毛澤東退了下來或死掉,中國可能少受很多苦難,「躍進」得更快更理想。

特里爾說﹕

就六億中國人以感人的忠誠響應毛的號召而言,「大躍進」是一項輝煌的成就。就毛的計劃脆弱和不協調而言,它是一場慘痛的失敗。

把兩者結合起來——高期望值和低效果——我們就會知道,為什麼「大躍進」在中國的政治肌體上留下很大的裂痕。(頁344)

他更提到有人批評毛澤東「把人民當成祭品,捧上了不能實現任何目的的祭壇。有人引用孔子的一句話,這位聖人在反對用泥人陪葬死屍時聲明說﹕『始作俑者,其無後乎!』毛在他的不眠之夜,忍受著說他斷子斷孫這種公開指責的折磨。」(頁352)

毛說是承認錯誤,卻以諸多借口辯護,更在稍後將反對他最力的彭德懷拉下馬。往後,製造的災難就愈來愈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