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打預防針

《毛澤東傳》(R. 特里爾著,人民出版社,2010年10月第1版)寫到上世紀六十年代中期,毛澤東突然發現他的侄女王海容(應為表侄孫女)太死板。

王海容是挺嚴肅的姑娘,當時正在北京外國語學院學習英語。有一次,王向毛偶然提到她的一個同學只顧讀《紅樓夢》不學英語,毛聽後顯得很嚴肅。兩人於是談了幾句《紅樓夢》。毛認為《紅樓夢》可以讀,是一部好書。然後,

毛又問她是否讀過唐代詩人杜甫的《北征》,王就像在課堂上回答問題似的說﹕「沒有,這首詩沒有選入《唐詩三百首》。」毛聽後離開椅子,走到書架前,找到了那首《北征》,遞給王,並告訴她要多讀幾遍。

王問道﹕「讀這首詩要注意什麼問題,要先打點預防針才不會受影響。」

毛似乎有點動怒﹕「你這個人盡是形而上學,為什麼要打預防針囉?不要打,要受點影響才好,要鑽進去,深入角色,然後再爬出來。」(頁377—8)

不因人廢言的話,毛澤東最後幾句話還是很有參考價值的。尤其當前香港的教育高官,更應多深思這個觀點,不要老怕香港的學生受到他們以為「不良的」西方公民思想影響,變得不愛國。甚或好些家長,也不用怕己上了高中的孩子看了壞書,「要受點影響才好,要鑽進去,深入角色,然後再爬出來。」

我覺得這種學習方式,比避而不談不看不接觸更好更健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