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不可捕?風有顏貌?

WordPress這個網誌平台,有一個功能,就是登入之後,除了可以看到當天及過去的瀏覽量之外,還可看到讀者來自什麼地方,以及哪些網文受「歡迎」的程度,即新舊網文的瀏覽量。2月22日下午二時半左右有以下的結果;量不多,是意料中事,可以不管,但有一篇網文,單看題目,〈胡亂思索〉,實在也如好些文章般,早已忘了內容是什麼,忍不住點進去看個究竟。呵呵,原來是一篇寫得如此粗疏的文章。當然,到了今天,主要看法我還是沒變的;但倒有些「新」見解,可以拿來說說。

一如題目,想問的是,風真的不可捕捉?又風可有顏貌的呢?

關於風是否可捕,中文少說也有幾句相關的成語如:捕風捉影(比喻所做之事或所說的話毫無根據,憑空揣測。)、捕風弄月(比喻追逐虛幻,毫無憑據。)、捕風繫影(比喻追逐虛幻,憑空想像。)

以捕風喻為毫無根據,只是憑空想像,無非認為捕風是不可能成事的。真的?試用一個沒曾經吹得鼓脹而放了氣的氣球,甚或一塊薄膜之類,迎著風,就輕易可以將風捕捉和封存起來。風, 一般而言, 就是流動的空氣。風,既可以吹進氣球中,用橡皮筋紮好,然後隨時「放」出來,成為一陣風;同樣,薄膜也可以包起好大一陣風,再解放出來。

這些實驗不難做到,都足以證明風可捕。

至於風可有顏貌,更可由「風貌」一詞可見。至於「風貌」是否風之顏貌,這個卻是中文的語文文問題,我不想答。我們會問,既然「風貌」的意思是「神采容貌」或「事物的形貌、格調」,形容明妃神采容貌最娉婷就可以了(當然,七言詩限於字數,自是不可以),又何必多此一詞說「風貌」呢?況且,風,是流動的空氣,看不到,怎會有貌可言。其實這更是個語文問題,因為「風」也有「神態、作為、氣韻」之意,「風貌」之「風」,已不是空氣流動而成的風。

說來,風之為風,真是意有多變,看看「萌典」之「」,可以開開眼界,不要限於一見了。

耳邊風

什麼是「耳邊風」?就是在耳邊吹過的風。這是小學生都輕易能說得出的解釋,若以之作答,可能被嘲取巧,沒有指出核心所在。

不過,無論在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還是百度百科,都確實如此詮釋。當然,還有後話﹕比喻聽了不放在心上的話。一般而言,這不算是好話,因為不將別人或自己的話當一回事;每多用作責怪之語。

說起語源,都說本自漢趙曄《吳越春秋.吳王壽夢傳》:「富貴之於我,如秋風之過耳。」其實並無不好的評價。就算到了唐代,由杜荀鶴寫成詩句:「百歲有涯頭上雪,萬般無染耳邊風。」(〈題贈兜率寺閑上人院詩〉)雖有百般無奈,仍無貶義。細味起來,能將不好的東西當作耳邊風,不放在心上,更有利於和諧養生。吵架時,都能將一時氣語都當作耳邊風,不當一回事,自然減少不必要的爭執。可惜這是談何容易之事。

不如摘抄一些百度詞典的中英例句,以見這種不分中文外的「生活百態」,英文固然用詞多變,中文也可以,有興趣的不妨試試看。末句保留「耳邊的風」,以見「神來之筆」意。

你當我的話是耳邊風

Did you ignore every word I said?

他說什麼話我都當作耳邊風

I was leaf [deaf] to everything that he could urge.

我告訴過你,你卻當成耳邊風

I told you so.   You thought I was joking.

不管你對他說什麼,他都當作耳邊風

Whatever you say to him goes in at one ear and out at the other.

並且時刻謹記「打一槍換一個地方」的原則,要把餐廳老闆「歡迎下次光臨」的客套話當作耳邊風

And always be written down sincerely “hit one gun to trade a place" principle, want a dining-room boss “welcome next time presence" civilities regards as unheeded advice.

我給你講的話,你怎麼老當作耳邊風

Why will you always turn a deaf ear to what I tell you?

醫生勸病人少喝酒,但他能斷定那只不過是耳邊風而已。

The doctor advised the patient to cut down on his drinking but he could tell that it was going in one ear and out of the other.

所有的批評對他似乎都是耳邊風

All the criticism seems to have flowed over him.

這件事我會跟他談,不過我最氣的是他把我的話當成耳邊風

I’ll speak to him about it, but the thing that annoys me is that he doesn’t take my words seriously.

連再見也沒有說出口,只留下錯身時耳邊

Does not even have time to say good bye, only a breeze was left behind.

風都吹得起

數月沒見的老闆娘,不出我所料,見面第一句就是說﹕「嘩,你怎麼瘦了那麼多!」

我苦笑也不是,就答﹕「是呀,瘦了很多。快將活不久了。」

今天走起路來,雖然有背囊,卻步履輕盈,走得好快。

到了晚上,走出密封的大廈,又在街上走了好些路。大概走錯了路,愈走愈不是路。愈餓愈覺身輕。

等巴士時,五條路線的車都可以,竟然十多分鐘也沒一輛經過。這不是橫街小巷啊。倒是風,不時吹來。

都說這次的颱風特強,是數十年來最猛的一個。我也不知已發出了一號信號,但覺風吹得滿地的紙亂飛,直上九重天再一個迴旋落地面,吹到腳邊,纏著你不放,還不時夾雜著沙泥,迎面打過來。

怎麼香港都颳起風砂來了。雖然滿頭滿面滿口都迎接了風,和砂;這些,還可以轉過身來稍避一下。沒想到的是,我站著不動,竟給風吹得站立不住。也不知是風來得猛了,還是……

看看其他等車的人,也有女的,大都「不為所動」。似乎風都吹得起的,除了紙呀砂呀,呀,就是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