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魚不再憔悴

都一擁而上,大概不用細分哪條是曾經受傷而獨憔悴的金魚吧。

去年末寫〈斯魚獨憔悴〉時,很為那條不知何故脫鱗損鰭的金魚難過,文末說「不知那些不知何故殘缺了的鰭可否重生,無能為力之下,只好期望牠能好過來或適應過來,活下去;否則,也只能『屈辱地』死去。」沒想到才一個多月下來,牠果真能活得好好的。

用這條魚的「慘痛」經歷來寫一篇所謂的勵志文章,實在容易不過。但我從來不來這一套,甚而厭惡這種方式。用「樹猶如此,人何以堪」來感傷人生的變化還可以,但用無論是人是動物甚而植物經歷傷痛後的「療癒」過程,來激發人類雖「殘破」也要好好活下去,我認為不是好方法,效果可能適得其反。要寫這條魚可以「好好」活過來,主因不過是因為「私心甚喜」,也無妨記下自己的少見多怪想法。

有一段時間,不算短,這條「殘缺」的魚,怎看也是「獨憔悴」,但過了一段日子之後,好像一下子復元過來了,雖然游動時怎也無法平衡身體,雖側著身,也要融入其他魚群中,不再躲在一角,不思吃不思動,但求不受騷擾就算了。由我發現牠再次活躍起來,到今天,經歷過較寒冷的天氣,有時也跟其他缸中魚那樣,盡量沉在水底不活動,其餘時間,每遇有人走近,尤其倒進魚糧,即蜂擁在缸邊,「搶食」時更不甘後魚,活動得水花四濺,甚至彈出缸外。

魚之樂與不樂,大概是人的想法或概念而已,魚天生的機能,活著時就是想盡方法活下去;找吃的自是最先想到的吧。至於經常游來游去,一時向上時而向下,該也是要活下去的需要吧。鳥,都說要天空任其飛翔;魚呢,相對就沒能那麼「自由」了,但養在魚缸,跟在大池大湖大河中,分別大嗎。我不敢答。有人說過,就是養在魚缸中,總該有「適當」的空間。或者之前幾種魚相繼死去,多少有點要佔地盤爭範圍,因而各自傷害甚而殘殺,以求有更「恰當」的「生存」空間。這些其實更是人類普遍出現的情況。或許可以慨嘆一句,魚猶如此,人何以堪。

不用多想,此時此刻,我倒看到只餘一條的紅劍,完全不像有兩條甚而四條時的活躍,或許現在要說「斯魚獨憔悴」的是這條紅劍。這個當然不用擔心,要擔心的,該是個多星期後的一次大考驗,只望到時不會令我太傷心就好了。

曾幾何時,看著這條有點似賴活的小魚,真有點不忍。

廣告

問君能有幾多魚

這篇想玩同音同義同音異義,還借經典尤其宗教經典用詞或故事來「發揮」。說沒有「抽水」,我自己也不信。

先抽「五餅二魚」的水。卻原來谷哥一下,多的是五餅二魚的詞條,都關吃的事,我說自己抽水什麼的,真是人家不笑自己笑;不轉錄那些廣告了。要引的還是回到太初,即五餅二魚的聖經故事。以下只抄百度百科「五餅二魚」一個小片段:

……當時眾門徒都認為「五餅二魚」分給五千人,每人只有一小點,如何得飽呢?但主卻吩咐門徒去請眾人一排一排的坐下,每排大約五十人。主便拿起餅和魚來望著天祝謝,擘開,遞給門徒,再分給眾人。奇妙地,眾人都按著所需要的分吃,吃飽之後,主吩咐門徒收集零碎的,免得有糟蹋時,竟裝滿了十二個籃子。

真可以「變出」吃不盡的魚?既然是神蹟,問也多餘;說起來,世間多餘事還少嗎。魚多與多餘,難得粵語國語普通話都音近甚而同音。所以,問君能有幾多魚真是多餘,不如就看看單以「魚」字組成的字,究竟可以容納幾多魚。

一魚自是魚。二魚呢。三魚又如何。可有四魚呢。

可一不可再?一之為甚,其可再乎?一而再再而三?既有三魚,大概不可能沒有二魚的。原來,二魚上下疊著而成的字,有,也是魚,不過是「魚之重文」;且慢,這個字「重而不竝」,原來還可解作「二魚」,更是「魚之大者」。

多魚2

至於三魚,即「鱻」,原來也是魚;不過,一般都作「鮮」字解,也即少。新鮮,我寧願寫作鮮,鮮少,我也不會多餘寫成鱻少,你不嫌筆畫多,人家也可能不知所謂。魚多往往是多餘。

多魚3

五餅二魚,加倍,十餅四魚,又如何。不談十餅,原來真有四魚的。「魚盛也。」可還有五魚嗎。不賣關子,沒有了。完。

多魚4

(按:上引字典資料採自《漢語大字典》,四川辭書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