癡人說夢

 

香港新特首選出來了;很多人都說,毫無懸念,一如所料。我當然有點「失望」,因為曾俊華該是福厚,「一生真偽有誰知」,以後要受考驗的,就只有林鄭月娥了。她不怕流言,當然也不是沒有「優勢」,因為她早已「被定性」,有人跌眼鏡,她無形中就成了「周公」。所以,喜不喜歡她,我也不擬多談她。

本來曾俊華雖未死,他一直精過蚊公或曰精出骨即善於為自己打算,就算不work hard而且hea做當做work smart,辯論時談政綱談工作都虛泛而令人摸著頭腦,自然無從攻擊,他以為這就是太極高招,其實說了等於沒說,卻向別人的務實東西找錯漏攻擊,自以為了不起,大概就是他數十年為官之道或「表現」。也難為有人受落他的那一套,封他為偶像。也許誠如黃明樂所說,「在曾俊華出現之前,從來沒有一個人,這麼貼近真正的香港人」;不過,黃明樂所說的「真正香港人」,並不包括我,也不包括我認識的大部分人,尤其做實事不務虛的香港人。黃明樂還說,「我們不要hea,但也不要好搏命好打得。我們不要大理想,只要小確幸,休養生息睇波吃薯片,give me a break。」我不知黃明樂身邊是否都是像她如此這般的「如詩夢幻」的人。

曾俊華不是早已給標籤甚而已確認是hea做之人嗎,既然「我們不要hea」,自然就不該選他了。我無意捉字(摳字眼,即在別人的話語中找毛病)。其實在同一日的《明報》副刊專欄中,馬家輝就對曾俊華提出不少質疑或責問。以下試摘錄幾項(馬家輝好像忽然成了「奶粉」,呵呵~~):

‧這個鬍鬚佬和他的泛民同志,到底在說的是個什麼夢呀?為什麼他從來沒說清楚?

‧如果你說的是民主夢,鬍鬚佬,為什麼你一直都不肯像胡國興般直言「要在8.31框架以外重啟政改」呢?為什麼你只以幾句「要替香港人爭取民主權利」之類虛言即蒙混過去?為什麼你從不對過去數年的轟轟烈烈的民主運動做過正面而堅定的支持表態?

‧忽然之間,你竟然成為泛民陣營的「策略伙伴」,代表民主,騎劫民主,這算是什麼公義呢?

‧過去數十年你可曾冒過半點風險、付過半分代價去替夢境發聲?去令夢境成真?

‧你只躲在高薪厚祿的辦公室裡,只躲在安全萬分的的電腦屏幕後,偶爾發幾句各打五十大板的調皮抽水語言,便算數。

‧忽然之間,你下台了,你玩夠了,即以「人民英雄」和「半調子民主鬥士」之身巡行民間,名氣佔盡,風光盡搶,人間便宜之大之多,莫過於此矣。

‧我並非說曾俊華過去未曾努力,今天即沒資格努力。我只是說,過去的他未曾努力,今天的他依然未夠努力,對於民主自由法治人權之類,言論猶抱琵琶,態度柔弱無力,實在不太有資格代表香港人說香港夢。而可惜,他偏偏代表了。

而且,竟然,有天真女子如黃明樂之流,說「曾俊華贏了我城民心」;如果是全真的,輸掉的,就真的是整個香港了。

(同日還有兩篇談這次選舉結果的,包括趙崇基的〈從689到777〉和區家麟的〈林鄭月娥好〉,有興趣的,也可看看,我不多說了。)

廣告

你我不分,思想混亂

2015年1月5日《明報》D5

2015年1月5日《明報》D5

黃明樂在一眾《明報》專欄作者中算是寫得不錯的一位。簡單而言,她的文章較多新意或曰較多新題材新觀點,議事論事較能以事論事,較能做到獨立思考而不人云亦云的地步,到目前為止,仍能做到有錯不怕認更會有則改之。她的中文嘛,還算不錯,只是錯別字較多,有時也未能好好掌握中文的語法特色,以致有時會影響文意,能多改善,或會令文章更相得益彰。試以這篇〈另類宅女〉為例,談論她的幾個「小」問題。她愈寫愈好,是我樂見的事,希望她就算看到這篇也不用太介懷。

先說較大的問題。正如我這篇題目所言,她這篇文一開始即你我不分,令文意有點含混。試看第一句也即第一段﹕

朋友說,我是宅女。

第二段就解釋不可能是宅女的原因。我以為所描述的是作者的朋友。到了第三段,開始就彈出這一句,「不,你是另類宅女,朋友說。」雖然「朋友說」改而放在句末,在結構上,其實跟首句沒有多大分別,但兩段語意的分別可大了。

全文以「第一身」自述,「朋友說,我是宅女」,所說所指的宅女該是那朋友而非作者。若作者要說的是其本人,就該說﹕「朋友說,你是宅女」,或乾脆刪掉中間的逗號,變成「朋友說我是宅女」。其實「朋友說我是宅女」依然有歧義,但也不致如「朋友說,我是宅女」那麼令人誤會。

當然,這篇若是小說,要製造懸疑氣氛,以增趣味什麼的,或可另論。

其實看看第三第四以及第五段,都是在你我之間互換的,但文意都很清晰。若不想硬撐,就不必因為一點點紕漏而破壞了全文結構。

另一常見的問題,是黃明樂不時有錯別字。這個得要看她的網誌「原汁原味」「原文」才會發現,因為見報的文章,大都經編輯改正了。例如這篇的「特癥」,見報時已改正為「特徵」,沒有問題了。類似的例子,偶然出現,實須注意。

至於整篇原屬較統一的語體文,卻無端用上一個兩個或一句兩句粵語,卻非特別藉此表達或加深某種意思,總覺突兀,還是少用甚或不用為佳。試看這一句﹕

但無端白事,為什麼要把自我放低?

既要寫粵語,「為什麼」又不寫成「點解」呢。猜想作者可能一時不知「無端白事」可以寫成「平白無故」或「無緣無故」,文句節奏接不上,只好「白事」當「冇事」。當然,就算「無端白事」,也未必會令不懂粵語的人想到「白事」這回事的。整篇而言,我也不會對這句太執著以為不好了。

你我2

2013年11月23日《明報》D5

2013年11月23日《明報》D5

一篇談女人的文章,雖是女子手筆,但左一個「一起去幹……」右又一個「一起去幹……」,幹得那麼起勁,以我這個常戴黃色眼鏡讀文章的人,實在難以不想入非非。好個「黃」姑娘。

此文作者曾說過對文字很敏感,這段文字不知毫是無黃色之心而造成之「失」,還是有意無意間要營造出一股黃味,讓人「回味」無窮呢。真希望她會有解畫再續。

什麼是幹,維基百科有「幹你娘」條目,可供參考〔「幹你娘……一般用法亦可省稱為』(kàn)」,如此解釋連百度百科的「幹」字條都不敢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