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年某天,我穿了一件黑色T恤上班。穿上的時候,已覺有點不對勁;對,那件衫原是因為家有喪事才買的,只因不想浪費,過了一段日子就拿出來再穿。總覺同事不時側目,終於有一位忍不住,跟我說,你這樣穿有點像……

問題就出在,那些年,黑色在穿戴上還未流行,加上穿在我身上,自覺已不自然,何況旁人。

我看黑衣總覺有點詭異。字典一般都以物件的顏色和狀況來比擬解釋,例如「黃」就說是「一種似土地的顏色」(萌典),或「having  the colour of lemon or butter」(第7版《牛津高階英漢雙解詞典》)。黑色呢,就是「深暗如墨或煤的顏色」(萌典)或「having  the very darkest colour, like night or coal」(第7版《牛津高階英漢雙解詞典》)。如煤如墨如黑夜的顏色,穿在身上,配搭很難,不易好看,理應難以大受歡迎,看在我眼,難免覺得詭異。(黑色的其他配搭,如黑白照片,得宜,自有另類的美感。所以不可一概而論黑色就不美。)

沒想到,這幾年,黑色,竟你穿我穿都配搭成衣物,成為流行時尚之色,莫說涼秋冷冬,就是炎炎夏日,穿的人也不缺,除了我,似乎再無人側目。

這天,在地鐵車廂內,不論男女,不論青壯,竟然十有四五都是黑衣,有些還一身是黑。女黑俠,男黑俠,只差一個蝙蝠俠。我忍不住一再掃視,沒幾個帶上歡顏;莫非都是去參加喪禮。

這幾年的香港,似乎都給一股黑氣喪氣籠罩著,再加上滿城盡是黑衣飾,如何不令我感覺更黑壓壓有點透不過氣來。有時看到有人穿得一身是綠,以前會深感不對調,近來倒覺清新,陰暗天也有如陽光滿天。多好啊。

廣告

黑與灰

黑灰1黑灰2

都愛說,黑與白之間,還有灰。常用詞是「灰色地帶」。

很多年前,學畫,由線條到色彩,先學的「著色」,是「色版」。藍,由深藍到淺藍;紅,由紅得發紫到……。不斷加白是途徑之一。灰色,就是由黑加白而成。由始至終,黑白分明。其實加一點點白,就深明黑固然是黑白就是白,但更易黑白難明,只因有灰。

自然界,或各「界」,籠統地說,所謂的黑與白,其實,也細分不易界定困難。

這兩天,早有預告說要「變天」。狂風驟雨又如何,怎敵那微風細雨;平常日子,就是有月,縱是明月,加上「萬家燈火」,照看到的「曠野」,仍是添黑一片;天說變就變,也不知光從何來,竟帶點紅,透點白,更像灰。總之,就不是黑。

要黑的地方還是黑。有灰色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