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為我保重千萬千萬

《離別的車站》是電視劇《情深深雨濛濛》的插曲,原由趙薇演唱。以前沒聽過,偶然聽到,竟原來又是瓊瑤作的歌詞,詞中不少疊詞,單是讀,可能有點膩,但唱起來聽起來,確又有點風味。

還有,人生,真又往往是「千言萬語還來不及說」,即就此永別……

《離別的車站》瓊瑤詞

當你緊緊握著我的手

再三說著珍重珍重

當你深深看著我的眼

再三說著別送別送

當你走上離別的車站

我終於不停的呼喚呼喚

眼看你的車子越走越遠

我的心一片淩亂淩亂

千言萬語還來不及說

我的淚早已氾濫氾濫

從此我迷上了那個車站

多少次在那兒癡癡的看

離別的一幕總會重演

你幾乎把手兒揮斷揮斷

何時列車能夠把你帶回

我在這兒癡癡的盼

你身在何方我不管不管

請為我保重千萬千萬

(music)

當你走上離別的車站

我終於不停的呼喚呼喚

眼看你的車子越走越遠

我的心一片淩亂淩亂

千言萬語還來不及說

我的淚早已氾濫氾濫

從此我迷上了那個車站

多少次在那兒癡癡的看

離別的一幕總會重演

你幾乎把手兒揮斷揮斷

何時列車能夠把你帶回

我在這兒癡癡的盼

你身在何方我不管不管

請為我保重千萬千萬

千言萬語還來不及說

我的淚早已氾濫氾濫

從此我迷上了那個車站

多少次在那兒癡癡的看

離別的一幕總會重演

你幾乎把手兒揮斷揮斷

何時列車能夠把你帶回

我在這兒癡癡的盼

你身在何方我不管不管

請為我保重千萬千萬

 

著.着

%e8%91%97%ef%bc%8e%e7%9d%801

「著」與「着」,單看字形,可說毫不相干;其實二字有時可以互換,也即有通用的解釋。不過,論「功能」之大之多,「着」字拍馬也追不上。所以,查字典詞書,一般都說,「着」是「著」的俗體字;也所以,有人解釋,因為「著」字太責任重大和解釋繁多,從而有「着」這個所謂俗字來分擔其「重任」;因此,實毋須硬要說這個詞非要用「著」或「着」不可。但話也得說回來,有些詞語,確是非用「著」不可,如「著作」「著名」「顯著」等,而某些詞語,如「穿著」和「穿着」(穿在身上的衣服),若非有上文下理,或會一時弄不清楚準確意思是什麼,還是分工最好。這裡試將在字典和網絡上找到的資料羅列一下,看看我以上的說法是否有理。

心水清者大概都知道,看網上資料,往往會看到一些缺字或錯碼字,即所謂怪獸字,有時還可大致猜估到是什麼字,最怕是某些關鍵字,無論如何用上文下理來猜想,也難以理出個所以然來,那就要命了。要舉例子,最好莫如「着」字;也幸好這個字較易辨別出來。不過,要在網上《萌典》查找「着」這個字,只好失望了。其實在台版《國語活用辭典》中,也跟舊版《辭海》一樣,只能在「著」字條目中找到「俗作『着』」的解釋,着實不知台灣人是否只知只用「著」而不知或不用「着」。不過,翻看台版書,似又不是一面倒只見「著」而無「着」。

反過來,大陸卻以「着」為先,拿、扯固然是着,着緊、着落也都用着,就是穿、衣、執之後無不是以着成詞。是否偶然,抑或「別有懷抱」,我也不敢猜想,反正你愛用哪個字,有你的自由,我不會緊說非「著」或「着」不可。當然,香港的一些媒體,如《明報》,幾乎都只見穿著、衣著、執著,但又不會捨着而不用,因而會有拿着、扯着和着緊等字詞出現。

還有一個「有趣」的發現,一直以來,我都以為同一個字,因為粵語音多也聲調多(四聲九調),字的讀音每以粵語為多,卻原來,「著」的粵音竟不及國音即漢語拼音為多。

更有的是,查部首,究竟「着」字的部首是「目」還是是什麼。我幾乎以為在《漢語大字典》找不到這個字,卻原來,在《新華新字典》《商務新字典》《朗文中文新詞典》等「小」字典都歸入「目」字部的,在《漢語大字典》竟是「羊」字部。既然《漢語大字典》資料最豐富,我雖一一查找記錄了,其他字典就不在此羅列出來了。按《漢語大字典》所引資料,「着」有「穿」意,早在唐代已出現,可見這個寫法非近百年才有,誰敢說不夠古呢。

%e8%91%97%ef%bc%8e%e7%9d%802

%e8%91%97%ef%bc%8e%e7%9d%802a

《朗文中文新詞典》

《朗文中文新詞典》

舊版《辭海》

舊版《辭海》

%e8%91%97%ef%bc%8e%e7%9d%806%e8%91%97%ef%bc%8e%e7%9d%806a

%e8%91%97%ef%bc%8e%e7%9d%807

《漢語大字典》

《漢語大字典》

超級滿月

%e6%9c%88

本世紀最大「超級滿月」將由今傍晚開始高掛本港上空十二小時。

傳媒如是說。

幾乎忘了。只知只見在車站等車時,不時有人舉手機拍明月圓月。

電視新聞報道說,什麼最近最亮在晚上九時二十五分,於是「準時」走到天台,看個夠;喔,自然也拍個夠啦。沒有人騷擾,在幾百方呎內,要怎看就怎看,要怎拍就怎拍。

一天之間,天台某一角即有了滿地鳥糞,我當然不會在糞上瞓身去拍啦。

這裡就放幾張或明或暗的月照。沒想到的是,托月之滿之明之照之福,這裡起碼多了一百多個點擊。哈。

補記:午夜之後,天空已是灰茫茫一片,再無星更無月。說是算是我幸運,趕及看到那「超級滿月」,怎說,也不外如是。真的,不外如是。世間事,就是如此。覺得是樂一場,就好。

又記:凌晨四時醒來,見房外亮亮的,滿廳是柔光,忍不住探窗仰望,明月何皎皎。之前看過,卻難以比較,也不知是否真的特別圓特別亮,只知,確是很圓很亮。

%e6%9c%882

%e6%9c%883

%e6%9c%881

 

畀俾比.使駛洗

%e7%95%801

用粵語寫文難不不難。我會說,難,很難,非常難。就算偶然使用幾個字或簡單的句子,都難免遇上有音沒字或用字不當,即使只以近音來表達,以為只要有音,即可令讀者會意甚而完全明白,以致有些人胡亂使用自以為是的用字用詞用句。要數這些例子,不難。以下試再舉一些,再集中解說三兩例子。我非文字專家,只是愛查字典詞書,以及別人的研究,覺得合理的每多是我所以認為對的主要理由。我說的不一定都對,大有討論的餘地。

先說「晒」,近年我發覺很多人都寫作「哂」,「晒命」變成「哂命」,實在要命;音診,解作微笑。常見詞語有「哂納」、「不值一哂」、「聊博一哂」。「唔該晒」變成「唔該哂」,你既說「唔該」,還要人家「微笑」地接受你的「唔該」,不如「硬」一點只寫「唔該」算了。至於炫耀自己優勢的「晒命」或「曬命」變成「哂命」,解無可解,只能說是自己的命不好,要自行取笑了。

網上《萌典》

網上《萌典》

晒、哂之別,本來輕易即能分辨,尚且「滿城」多錯,其他有爭議的字,更不用說了。例如「畀」字。無論音義,這個字都該是「正」字。不過,約定俗成下,「俾」字已廣受採納。問我,當然認為宜用「畀」,但「俾」字在一般情況下,大概很少造成誤解,還可以接受。又似乎是近年的事,竟有更多人用「比」字。「可唔可以畀枝筆我」,以「俾」甚而「比」,很多人或會認為沒有問題,因為不會引起誤會。畀面,俾面,比面。唔該,邊個好,即邊個易明不會會錯意?好,不如看看下句:

佢比我好還是比佢好?

你會認為意思清晰嗎?即「他比我好還是比他好?」抑或是「他給我好還是給他好?」有人或許不懂「畀」是什麼字,就將「比」寫作「俾」吧,雖然在查通用詞典時在字義上不會找到粵語的意思,但怎說都不會引起誤會。當然,「畀」不是常用字,難以在「小型」字典詞書中找到,但上網還是可以應付的。尤其是所謂「捍衛」粵語的「熱心」人士,更應好好學習一下,不要只管用「(聲)音」而不知義來保護粵語,否則只會適得其反,壞了事。

《漢語大字典》

《漢語大字典》

網上《萌典》

網上《萌典》

%e7%95%805

《漢語大字典》

《漢語大字典》

再說「使」。常見用詞是「使用」,既可作名詞,也可作動詞,不懂粵語的人,大概都不難明白其義。另一個用詞是「使唔使」。又是近年的事,大多寫作「駛用」和「駛唔駛」,我覺得有問題。「駛」確是「正」音,但「駛」最為人所知的意思是「駕駛」的「駛」,什麼意思也不用我多說。但駛沒有使用的意思啊。將駛變成使的「正」字,無非因為不知粵語「使」有「駛」音,因而棄「使」用「駛」,幾乎已成「通識」。這還罷了,近年,唉,又是近年,更有人用「洗」代「使」,因而滿街滿紙滿網都見「洗用」「洗唔洗」「洗錢」。「件衫洗唔洗……?咁多錢。」啊,嚇到心離一離,剛洗了的衫,還要問洗唔洗?如果你問我識唔識洗錢,我話識,可能隨時犯法。為什麼?我以為係「使錢」即花錢;卻原來是「洗(黑)錢」。什麼是「洗錢」?看看《明報》那篇報道吧。

有錢唔識使,總比犯法「洗錢」來掙錢好。

字,真的不好亂用,否則……,你話呢。

《中華新字典》

《中華新字典》

%e7%95%807

《漢語大字典》

《漢語大字典》

%e7%95%8016

%e7%95%8017

《萌典》

《萌典》

甚是什麼

〈為.什.麼〉,只有一個簡單目的,無非想說明,「爲」與「為」、「甚」與「什」、「麼」與「麽」,筆劃多的不就是正體字,筆劃少的,更不是簡體簡化甚而是什麼「殘體字」。「爲」與「為」,「麼」與「麽」,「爭議」可能較少,「甚」與「什」嘛,尤其在「(為)甚麼」與「(為)什麼」詞條下,有人或會認為,「什」是簡化甚而是殘體字;其實大謬不然。

簡言之,「甚」作代詞時,其中一個用法表示疑問,相當於「何」、「什麼」。「作甚?」即「做什麼?」;「甚事?」即「什麼事?」聽過唐滌生《紫釵記》的,大概都記得第七場〈劍合釵圓〉就有這樣的對白:「韋大人,你還不與我同返太尉府,還在此鬼鬼祟祟作甚?」如此說來,寫作「甚麼事」,就有點像說「什麼麼事」了。不過,主要在「約定俗成」下,現在寫作「甚麼」也沒什麼了;當然,《辭源》也有獨立的「甚麼」詞條,所舉的更是古代資料,所以也不能盡說「古人」只用「什麼」或「甚」。要說的還是那句,請不要以為「甚麼」才是「正體」,「什麼」是「殘體」。

不過,「甚至」「尤甚」「不甚了了」「一之為甚」等的「甚」,卻不可寫作「什」,不是因為「什」是簡是殘,而是,這是兩個不同的字,各有不同的寫法和用法,雖然讀音有相同甚而解釋有相通之處,但不可混淆。要簡單而明瞭地知道二者的用法和相關詞語,可參考網上《萌典》的「」和「」字條。查簡單的字典或詞典,大可找《中華新字典》、《商務新字典》或《朗文中文新詞典》等。

下面是一些字典詞書關於「甚」「什」的解釋和字詞出處,有簡有詳,有興趣者可以研讀一下。單是「什麼」的用法,就夠你逐一玩味。

%e4%bb%80%ef%bc%8e%e7%94%9a2-2

%e4%bb%80%ef%bc%8e%e7%94%9a2-2-001

%e4%bb%80%ef%bc%8e%e7%94%9a2-1

《漢語大字典》

《漢語大字典》

《國語活用辭典》

《國語活用辭典》

%e4%bb%80%ef%bc%8e%e7%94%9a8-1

%e4%bb%80%ef%bc%8e%e7%94%9a8-1-001

%e4%bb%80%ef%bc%8e%e7%94%9a8-2

《辭源》

《辭源》

%e4%bb%80%ef%bc%8e%e7%94%9a6-1

%e4%bb%80%ef%bc%8e%e7%94%9a4-1

《現在漢語詞典》

《現在漢語詞典》

《中華新字典》

《中華新字典》

《商務新字典》

《商務新字典》

%e4%bb%80%ef%bc%8e%e7%94%9a12-2

《朗文中文新詞典》

《朗文中文新詞典》

為.什.麼

%e7%82%ba%e4%bb%80%e9%ba%bc8-2

《漢語大字典》

《漢語大字典》

《說文解字》

《說文解字》

這篇「寫」來有點難,因為有些字實在不易「寫」,或曰,不易「打」即「鍵」出來;就是打得出也未必可以在網上顯示出來。我一直「自命」是愛中文(字)之人,有時面對正字俗字異體字之類問題,也覺不勝其煩。簡單如「為什麼」三字,就足以令人頭大腦昏不知如何一言半語解說了。

先說「為」。這個字該查「爪」還是「火」部呢。以《說文解字》為準的話,這個字屬「爪」部,也即該寫作「爲」。舊版《辭海》和《中華新字典》等均只列入「爪」部;可是,台版《國語活用辭典》則只列作「火」部,因而只有「為」而無「爲」,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和《萌典》也同樣只有「為」,大概都一致將此字列作「火」部吧。至於《辭源》、《辭淵》、《漢語大字典》和《朗文中文新詞典》等,都既收入「爪」也收入「火」部,但側重點卻各不相同。我不知究竟有多少個中文字會如此「兼容」或曰「騎牆」。真不要小看這個字啊,寫法固然有不同,讀音也有異,其實解釋之多,也夠你目瞪口呆O晒嘴。《說文解字》只作「母猴也」解,今時今日,大概可以不用理會。但此字其中一解即「通偽」,還是要知的,至於其他的二三十個解釋,細看可能有點「大同小異」,還是夠嚇人的吧。「百度百科」「」字條用的雖是簡化字「为」,但列舉出來的解釋和歷代的字形寫法,還是可以或應該參考的。這裡想說的,無非是,儘管「爲」可能是「正」字,但「為」也非錯字,而且可能更為人熟知,更通行(老實說,我一直都寫作「為」),那又何必非「爲」或非「為」不可呢。

《辭海》

《辭海》

《國語活用辭典》

《國語活用辭典》

%e7%82%ba%e4%bb%80%e9%ba%bc16-1

《簡化字繁體字對照字典》

《簡化字繁體字對照字典》

再說「什」。這個字同是既簡單也複雜。只擬「詳」說與「甚」相通的部分,即「為什麼」的「什」。當然,「為什麼」與「為甚麼」沒有誰對誰錯或誰較好。「什」與「甚」,有相通的解釋,即是相通字,但「什」筆劃雖簡,卻不是簡化字,更非什麼「殘體字」。如將二字的不同解釋或用法列出,即知二字既可相通卻更有不能互換的用法。,最為人熟知的「甚至」,就不可寫成「什至」,「甚少」「甚多」「甚佳」(作很、非常解)和「欺人太甚」(作過分、過度解)都不可以「什」代「甚」;同樣,「什錦」也不可寫作「甚錦」(說來倒好像有人已「約定俗成」寫作「雜錦」,也不好說是錯)。

來到「麼」了。如「為」,我一直寫作「麽」而非「麼」。看到分別嗎。字的上半部「麻」字沒分別,只在下半部分,該是「么」還是「幺」呢。其實二字都可獨立成字而且相同,只是,可是,或可惜的是,「」已成了「麼」的簡化字,可說已身負更「重」之任,即既是「小」也即「排行最末」的「」yāo,但說到底,該用「麼」還是「麽」呢。連《萌典》也說「」是「麼」異體字,就用「麼」吧--但採用時最好客氣一點,不要動輒說「麽」是「錯」字啊。

還有啊,麼或麽讀mó時不簡化,仍用麼或麽,只出現在幺麼(yāo mó)一詞中,意思是微小、細小,如幺麼小人(微不足道的壞人)。真有點複雜。

所謂正義的歪理當道

2016年10月17日《明報》D5

2016年10月17日《明報》D5

「國教事件」如火如荼之際,最為人「稱道」或最「煞食」的說法是「洗腦」,又最「難得」的是,附和者不單有「老」傳媒人、傳媒講師教授和傳媒,更有自命深懂邏輯很有獨立思考能力的所謂哲學教授,認為什麼洗腦是輕而易舉的事,邊做塘邊鶴兼剝花生之時,推波助瀾,認為沒有「正義」的破壞,就沒有將來的美好。我不知這是真無知,還是裝傻,之前認為香港這個地方是其厭惡之地,於是不管家人感受而離開,在異地自覺稍有「成就」之後,忽然說很愛香港此地,說什麼做什麼都無非想香港好,就算有人大肆破壞,也可而且應該接受。「難得」的是,其始終留港的家人「踢爆」過其言行。這些,我無非在其網誌中得知而已,希望再查證時不會已消失無蹤。

以上引言不是過場話,但「細微」處實在難以三言兩語可以說清,遑論釐清,所以多說也無謂。但「國教事件」可以,而且不難,因為一切都留痕。很「高興」這天(2016年10月17日)看到資深中學教師陳漢森在《明報》D5版其專欄文章中,談到藉國民教育科來改造學生的思想,就算由「那些投上級所好的黨官、媚共的契仔契女……走入課室施教,用他們的教材去改造學生的思想,也不可能!」難道當年所謂的「洗腦式」國民教育科,一星期一節課就可以?

洗腦?云乎哉!

我不逐一連結當年我如何不直那些洗腦狂言而作的網文,再提起,真是「人都癲」。有良心的,不如自行站出來招供。怕丟臉,以後再狂罵別人什麼「語言偽術」時,撫心自問,自己真是無知扮有識,還是一時如當年的「老懞懂」,不懂當懂再欺蒙真的不懂而又信其學術或資歷「權威」的人,雖有局限,還是認真好好反省的好,誤己而有好飯吃,自我感覺良好,作偽也就算了;最好還是不要再誤人,作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