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曲說理

我是經由這個網誌讀到馮晞乾這篇〈求神拜佛,所為何事?〉的,原文刊於2017年8月20日《蘋果日報》。要不是轉載的網主多做了一點工夫,另附馮晞乾所評「前輩」的面書原文,我實在想不到馮會如此歪曲別人意見來賣弄「學問」並肆意攻擊別人。

馮文一開始即說:

文壇前輩在臉書發聲明,說我們既尊重法治,就得相信法官,所以應該服從,不當抗議,又指責入獄年輕人「太自義,太膚淺」云云。

「文壇前輩」是誰,馮沒說,原因為何,我不猜測,但馮文提到「最令我驚奇的,是她發聲明的動機,用前輩的話來說,竟是『要對基督耶穌和我自己真誠』」,我根據網誌所附連結,就知道馮文所指的毫無疑問是胡燕青;單憑馮文,臉書聲明的內容,似乎「主旨」無非是「說我們既尊重法治,就得相信法官,所以應該服從,不當抗議」,而且聲明「又指責入獄年輕人『太自義,太膚淺』」。馮還說:「她不想裝出一副同情年輕人的模樣,原來怕穌哥不高興。真有趣。」

馮說「討論政治,我興趣不大,反而想談談宗教」,於是大拋書包,解說穌哥所謂的「自義」,這個我不想評說;連胡所說因為「要對基督耶穌和我自己真誠」,而要就「這幾天發生的事」「說幾句」,因而招來馮的「原來怕穌哥不高興」的揶揄,我也不想多說。我要說的是,胡果如馮所說,在臉書發聲明,是「說我們既尊重法治,就得相信法官,所以應該服從,不當抗議」?關於這點,胡是這樣表述的:

那麼,孩子們入獄的事呢?為什麼我不為他們說句話?答案,同樣是法治。你即使不相信律政司,也相信那些法官吧?我相信、認同他們的看法。即是說,假如我是他們,按照法律,我同樣會如是判。年輕人本來就知道這一點,才開始衝擊的。理性地看,那是「求仁得仁」,因為他們覺得這是公民抗命。

胡全文沒有「我說是就必然是是」的霸道,而是每事逐一解釋,例如,她接下來就解釋何謂「公民抗命」,她說入獄年輕人「太自義,太膚淺」,不是因為她是什麼「前輩」,更無一副擺前輩款。她不過是對題對事擺事實,講道理;反而不像馮,藉一句並不太相關的話來拋學問。還有一點,胡沒有「以我為尊」,她不是憑空說「我們既尊重法治,就得相信法官,所以應該服從,不當抗議」,她說:

假如大家能夠細緻指出法官在判詞、判刑中的錯誤,我會聆聽。

這叫實事求是。還有一點,「你不喜歡別人冤枉你,你就必須小心不要冤枉別人。」這點不單年輕人要牢記,馮晞乾更要牢記。他夬概不會認為自己的言論對他人毫無影響的吧。刻意冤枉別人,上帝喜不喜悅,我不管,馮大概也不放在心上。但馮要牢記這點,不用多說了,馮應該明白的。

2017年8月20日《蘋果日報》

質保

最近有點迷上了太陽能。太陽能燈是最先「引入」的「家品」,然後是充電器,最想要的還是太陽能發電機。已「買入」的說得上是試驗品,不諱言有「失敗之作」,「幸好」大都是平價品,當做見識好了。

這些試驗品全都是經由淘寶而來,當然還有太陽能以外的東西,要評價,整體而言,稱得上滿意,包括貨物品質和服務。質量好不好,不論價錢而評比,對誰都不公平。我的泛泛而論而評,自會考慮這方面。有時會覺得,大陸的經濟發展,近年--可以用近十多二十年來概括--之「突飛猛進」,不是沒有原因的。

產品、服務,好壞參差,素質一,即良莠不齊,相信是全世界都有的情況;見賢思齊,才是正路。下圖是沒經過改裝的宣傳,我覺得有點「可笑」,「笑點」在什麼地方,我不說了。

 

都知道自己不能病。對,不想病不能病。我一直以來都不敢說,小病是福;何況是不小的病,尤其是稍重的病;更不敢想像什麼大病了。自己的「病歷」,小病不算多,比較起來,可以說有過大病,最「經典」一次,出自醫生之口,不即時做手術的話,恐怕會沒命再耽下去。不過,相比一般認為算不了大病的病,我覺得那次「大病」似乎算不了太嚴重。可能只是事過境遷,多重多大的病,到底捱過了好起來了,就沒什麼了。

最近的一次「小病」,不過是感冒喉痛而已,怎說也不好用「中」其而是「大」或「重」來形容。不過,過程之「慘痛」,卻又難言是小病。這次病,可說破了幾個紀錄。第一個紀錄,是我以較「快」的速度去找醫生。不是因為「區區」的感冒,而是喉嚨痛。難以忍受,雖未至到了極限,「竟然」就去找醫生。可惜的是,為了「方便」可以即時回到工作的地方,找的醫生但求在工作地點附近,竟成為「鑄成大錯」的一著。藥出奇的多,但針對最嚴重的喉痛,卻處以最少最輕的藥。結果是,吃了差不多兩天的藥,感冒喉痛固然沒怎麼好起來,卻換來鼻血直流,差不多半小時才能止住。

第二天不得不去看中醫。共六劑藥,情知第一天要吃兩劑。第二天果然稍見收效。醫生本來給了我三天病假,為了不想太影工作流程,我只放了一天。我不敢說果然放足三假休息,對病情會否更有幫助。但無疑的是,六劑藥吃下來,病情可說大致壓住了,只是喉嚨痛卻未能完全止住。本來應該再看一次中醫,一來中醫館實在太遠了點,藥費也太高,於是再選了之前看過的西醫。兩天藥,再好一點,但依然未能完全康復。再看一次,也只好「屈服」,要吃抗生素。

再來三天,前後差不多兩個星期,才覺有點人生樂趣。不過,再過了一個星期,依然覺得身體虛弱。整個過程,時間之長,算是破了另一紀錄。

還有一個紀錄,是醫療費。可以拿回的很少很少。真是「痛」入心。

真的很怕,很怕再病起來。有點說廢話吧,誰想病誰愛病,更遑論「享受」病。我不會「分享」我的患病和康復過程。我只能希望,能少病,身體健康,成真,已是人生一大福份。

還有嗎?

幾年前寫過一篇〈幹嗎不是幹嘛〉,認為「嗎」「嘛」有別,不宜混用;尤其「幹嗎」是疑問用語,「幹嘛」有直接肯定的意思,「朋友要來幹嘛」不是「What are friends for」,而是,嘿嘿,……

真沒想到,事隔多年,仍不時看到不少人嗎嘛不分,總是以嘛代嗎,「你好嗎」變成「你好嘛」;正如以前寫過一篇談「空間」與「餘地」的--落得「只有空間,再無餘地」。關於嗎嘛,這次不能不說一句:還有嗎?

近日讀日本松本清張小說《砂之器》中譯本(邱振瑞譯,台北:獨步文化,2006,頁109),厚厚五百多頁,仍斷斷續續在百多頁間徘徊,這天卻看到同頁有幾句分別用上嗎嘛二字,竟然就是我認為「正確」的用法,不妨「徵用」。這裡不再解釋二字用法之別,有興趣者大可重溫我在〈幹嗎不是幹嘛〉所列的解釋和用法。不過,也大可試試將這個中譯本中幾句的「嗎」字都改成「嘛」,看看可有分別。

閨密.閨蜜

第6版《現代漢語詞典》

有所謂「閨中密友」簡稱作「閨密」,不難理解;但寫作「閨蜜」,多少有點難明,不過,時代已變,或曰時移世易,果然不單有「閨密」,更有「閨蜜」,已是不爭的事實。我且解說一下。

單是一個「」,既簡亦繁。看看《萌典》,簡單如「女子所住內室」或「婦女的」(閨房、閨友);也有我少見的「上圓下方的小門」和「宮中的小門」等解釋。

至於與閨字相關的詞條,倒也不少,一般較為人熟知的有「閨秀」「閨女」「閨房」「閨門」(聽說過「三步不出閨門」嗎?)等,更有一般女子大概都不想要的「閨怨」。不如回說「閨密」,《萌典》只收錄「閨中密友」詞條,解釋簡明:「女子的親密好友。

什麼是「閨中」,《萌典》有兩解釋,同樣簡明:1. 女子的房裡;2.未婚女子。如:「待字閨中」。

查字典,莫說「古老」的《辭源》《辭海》,就是台版的《國語活用辭典》也沒有收入「閨中密友」或「閨密」,可見有多「現代」。甚至《現代漢語詞典》,也是到第6版(2012年)才收入「閨密」和「閨蜜」二詞條,而「閨密」的解釋為「閨中密友,是女性對親密女友的稱呼。現多作閨蜜。」這大概就是現今不少人愛用「閨蜜」的原因吧。但我不大認同「閨蜜」等同「閨」。

既然都說了「閨密」是「親密」而不是「親蜜」女友的稱呼,又怎可將「密」等同「蜜」呢。「親密」是「親近密切」,可解;「親蜜」?我解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然則,「閨蜜」可以成詞且可解嗎。我認為可以。大可釋義為「閨中甜蜜女友」,直白是「相戀女友」;即同性戀女友。2014年有一套名為《閨蜜》的電影,據百度百科的介紹,是「一部關於愛情、友情的電影」,我沒看過,但據此簡介,我的解釋似乎可以接受。

將「閨蜜」解作「同性戀女友」,或許只是我一廂情願的解釋,但除此之外,實在難以成為可以釋義之詞。是閨中可以傾談心事的親密女友即「閨密」也好,是閨中甜蜜女友即或曰同性戀女友而簡作「閨蜜」也好,大概是存在的事實,誰也改變不了;其實也沒什麼。但以字論字或以字釋詞,我仍覺得「閨中密友」既是「女性對親密女友的稱呼」,就不宜寫作「閨蜜」或說二者等同。

《國語活用辭典》

《辭源》

原來還有人寫網誌

題目本來還該加上兩個重要的字眼,才是我最想說的話。對,認真。原來還有人認真寫網誌。

曾幾何時,網誌火紅熱鬧,成就很多「作家」;今時今日,我所說的「網誌」,早已另有新義。新興的「網紅」、KOL、blogger之類,雖然仍是用網誌即blog來作媒介,但形式早已改變,「網文」愈短愈好,當然,代之的自是圖片愈來愈多。於是,同一作者,不單寫網誌blog,更不可少的會有微博、twitter推特,尤其少不了facebook面書和Instagram;還有還有,可惜我都跟不上或不想再跟了。我鍾情的,哈,還只是網誌,有如這裡,早已「落後」即out得很的以字字字為主的寫作空間。

也無謂妄自菲薄,更不用標榜自己的「堅持」,說各有所好就是了。話雖如此,每天登入自己的網誌,看到點擊數字,不是寥寥,而仍有以百為單位之數,還真有點感動的。偶然出現的 like,簡直是額外獎賞。沒現身的訪客,留一個like的訪客,加上留言的訪客,都是我很在意的,說感激,一直在心中,現在再次形諸文字,我毫不覺濫情和老套;高興還來不及哩。其實還有更高興之處。

我不時會由留言或留like的路線「追蹤」,看訪客是否也是作者,往往有很多驚喜。訪客固然會令我看到其腳跡,更可追蹤到更多其他作者。以前,如此追蹤,會看到怎看也看不完的博客網文,現在嘛,日漸減少之下,還能看到依然在寫的,真是少之又少。我之高興者,就是知道,竟還有人不停在寫寫寫,「舊人」固然有,原來還有新人加入,大都是很認真地寫。我這幾年已「減產」,自是深明箇中原因一二,看到有人勤於耕耘,能不高興。

寫作,實在是很好的抒發形式。如這裡的網誌,重文字多於圖片,就是文字,三言兩語固然可以,長篇大論也無不可。有時,一些雜亂的思緒,甚而傷感,記下來,有沒有人看或留意,未必太重要;單是自己日後回看,既有心事,更有足跡,可能會有不少啟發。真不要錯過這種大致無拘無束的自耕地。

努力啊。

咸.鹹

2017年3月15日《明報》

咸與鹹,本是不相關的兩個字。但簡化字以「咸」代「鹹」,似乎不少人就此不知有「鹹」,咸將「含鹽分或鹽味」東西冠以「咸」物。這已見慣不怪,倒是將鹹代咸則少見,難免「大驚」。

上面那篇《明報》專欄文章,引用了不少古文,按理作者不會不通古文,試圖以古文來唬人。可惜也不知是一時不小心,只一字之「差」,即露了底,顯出其古文功力之足。也可能懶得打字,「胡亂」抄了網上一段看似不是簡化字的引文,以為萬無一失,只可惜就「衰」在「核實」這一步。下面是一些搜尋結果,略看即知我要說的是什麼:簡化字借「咸」代「鹹」,除了音同之外,可說是又一「失敗之作」。試看《簡化字繁體字對照字典》的解釋,就不難「感受」到如此簡化的「無奈」。這個不想再多說。

《簡化字繁體字對照字典》,頁220。

不如看看「咸」「鹹」二字之別,以後不要老是只知有「咸」,一味以為鹹魚、鹹鴨蛋就是咸魚、咸鴨蛋,尤其某些聲聲喊叫簡體字如何醜怎生陋的人,老只是咸得出汁而缺了重要的「鹵味」。

咸,除了是《易經》卦名之外,最常用的解釋是都、皆、全,以及普遍、普及;就是不知是「姓」之一似也無傷大雅。這字可以參考網上《萌典》的解釋。其實,簡單如翻一下《現代漢語詞典》,也可以略知一二。

不過,「咸」字並不簡單,可說盛載了不少文化和歷史,我們或許較熟悉清朝文宗的年號「咸豐」,但「咸池」、「咸和」、「咸丘」、「咸唐」等等,可能不知其中是否有一字是「鹹」。既然「鹹在茲焉」都有了,「鹹海」是世界聞名的海,焉知沒有「鹹池」呢。

原來代表鹹的實物「鹽」,也是歸入「鹵」字部,查一般字典詞書,「鹵」字部的字沒有多少,幾個而已;就是「鹼」字,一般都寫作「碱」。當然,翻開《漢語大字典》,「鹵」字部也不算少數字族而字丁單薄,總計還可能有五十之數。不過,那少見的四十多個字,除了文字專家或詞書編纂者,相信知有其字甚或懂其意者,世間大概沒有幾人。那些字,說是瀕臨滅亡,其實已多少不符事實。不過,要我「投票」,我還是毫不考慮會投「鹽味是鹹不是咸」一票。

《朗文中文新詞典》

《漢語大字典》「鹵」字部目錄